Psycho-Wonderland=腦洞奇境

頭像by:Rifsom
背景by:Dhiea
↑我的兩位天使❤【不要再癡漢了喂

【ただの廃人です。】

凍庫肉的囤文倉庫。

熱愛一人樂的無聊人士;潔癖重;墻頭多;不混圈,也沒興趣。

不開放任何授權,無斷轉載拒否。

回復可能稍慢,感謝來訪。٩(ˊᗜˋ*)و

提示:最近【十分雷宜朱】←重點標註,請不要自討沒趣留言您的喜好給我添堵,不然發作起來大家都難看。

[尼爾|92]指間情挑 01

前回指路:序章


tip:時間同尼爾世界時間。


01 Introduction and Rondo Capriccioso/引子與迴旋隨想曲


世界一直都在變換,2017年的世界裡一些理所當然的事情,擺在11945年的世界,或許就是所謂「老古董」——過時到不能再過時的舊世界的遺產一樣的存在。

但即便是這樣瞬息萬變的世界中,有一些事物,倒是任時光飛逝,也從未改變的。

比方說,音樂。

即便是在機械化輔助如此之發達的現代社會,音樂依然是人類依靠自身去研習演奏的,再完美的擬人機械,也比不上手動操作帶來的快樂,亦比不上人類每一場演出時對不同情況的應變。

寄葉學院便是這個時代的名門音樂學府。

創建多年的這所學院在很多年前,也是個名不見經傳的三流學院,但在一次一次的人員換血和多年的時間經驗累積下來,在這個距離舊時代人類遙遠的未來,祂成為了能夠一提起這個名字,就能被人豎起拇指稱讚的高等學院。

每個能夠貼著學府標籤的人,都是在領域中令人豔羨的對象。

代號2B的布倫希爾達.艾克斯庫遜(Brynhild Execution)[1]便是一位身居其中的幸運兒,亦是佼佼者。

與同樣修習小提琴的同胞姐妹亞爾薇特(Alvitr Execution)[2]不同,她是個雖然也很淡漠,卻意外地聽從執行命令的人,這種性格有好,自然也有壞處。

壞處便是:比起總是下課就自顧自失蹤的姐姐,她總是會被導師叫去做一些雜務,就像今天,她冒著雨經過兩棟教學樓,去迎接一位中途轉學來的一年級的插班生。

但⋯⋯真的沒有錯嗎?2B靜靜地盯著門內的少年,一頭霧水地想著導師是不是搞錯了,但是她的老師一向以嚴謹作風聞名,怎麼可能會把學員的專長搞錯?

但僅僅是站著不行動,實在不是2B的作風,和同胞姐姐一樣,雖二人都屬於冷淡的類型,但行動上都十分果斷,一曲終了之後,她敲了敲練習室的門,讓完成一曲後釋然地鬆了肩膀的少年轉過了頭往向她。

正惆悵的少年扭頭瞧見一位黑衣的女性打開了大門,也是一愣,不覺定定往向了那女生波瀾不驚的眼眸,無機質般的美麗容顏令他一時忘了說話。

「請問,你是不是艾葛伯特.斯坎尼爾(Egbert Scanner )[3]?」

「⋯⋯欸?」

「沒有聽清嗎?你是不是艾葛伯特.斯坎尼爾?」

「呃,是,我是。」

「⋯⋯。」

毫無表情的女性突然稍稍皺起眉頭,但下一刻又恢復了一貫冷清的神情,「⋯⋯你的大提琴呢?」

「啊,因為我沒有帶傘,我放在A樓保管室裡了。」

「你進來的時候沒有路過門衛室嗎?」照理說,這樣的雨,進入校門口勢必會先曲門衛室的屋簷下躲避,而這個時間點門衛室應該會有備用傘借用啊?

「很遺憾。」少年歪著頭輕輕地笑了,柔順的銀髮隨著他的動作輕輕晃動。

「因為下雨,我讓送我來的車直接停在了A樓門口,沒想到打電話過去,老師說應該來D樓,而且她去吃飯了,所以讓我先等一下,一會兒叫人接⋯⋯啊,說會來接我的就是妳吧?」

「⋯⋯。」真不知道對方的行為這是精明還是愚蠢,2B沒有回應少年的碎碎念,順著之前的話題繼續說道,「我是代替艾爾瑪(Irma)老師來迎接你的人——布倫希爾達.艾克斯庫遜,她讓我帶你去三樓。」

「咦⋯⋯老師說,來的人叫2B⋯⋯」

「對,那是代號,我的代號,2B。」

「原來如此!妳是小提琴手?」

少年沒有直接跳下座椅,只是微笑的視線盯在2B提著提琴盒的左手上。

見坎斯尼爾熟絡地打探她,2B抿緊了唇,「這和你沒有關係,既然已經溝通鍋了,請同我去找老師,不要浪費時間。」

「誒——?好冷淡啊,可是我難得看到和我一樣髮色,又好看的人,我忍不住很想問問妳的事情嘛。」

「⋯⋯。謝謝。」

像是害羞,那同樣淺金色頭髮的女孩子微微頷首沈默了1秒,才開口輕輕說道。

「對了!要不要來合奏一曲?」少年突然一拍手,開心地問她。

「⋯⋯我們要去見老師。」

「但是艾爾瑪先生剛才給我來電說,她方才有急事外出,要等到3點才會到校喔?她大概忘記和你講一聲了吧!」少年說著,拿出了自己口袋裡的智能終端機,「不過,也可能是希望妳來了能陪我一起等一下?」

「⋯⋯。」

2B突然有種自己是不是被耍了的感覺。

「好啦,既然有空閒,想想來彈什麼好呢?」

說著,少年突然拿起一邊櫃子裡的譜子看了起來,那是放在練習室內共用的曲譜,供老師或者學生平時翻閱,但一般研習時同學自己都會帶他們的譜子冊,所以用上的機率十分小,也只有這種時候才會派上用場。

2B看了看牆上的時鐘,距離3點還有些時間,一直幹坐著也不是一回事,但即便她熱愛小提琴,也不想和一個剛遇見的人突然合奏一曲,二人從未謀面,她自認自己水平還沒有到達能和人一拍即合的程度。

「啊,這個不錯!」

少年似乎已經物色到了喜歡的曲子,2B往他手上看去,輕輕張開嘴,竟是她最近正在練習的曲子,但搭檔的琴手因為生病休息,所以最近只能一個人練習小提琴的部分。

引子與迴旋隨想曲,聖·桑的小型音樂作品中最流行的一首曲子,是他當年為初露頭角的西班牙小提琴大師薩拉薩蒂所寫。

「這個如何?」見女生臉上的表情有所變化,少年試探地問道,臉上充滿了期待。

「⋯⋯方才,你有幾個地方彈錯了。」

「誒?⋯⋯⋯⋯哇啊⋯⋯你都聽了?」

「再說,你也不是專攻鋼琴。」

言下之意,便是我不能信任是否能和你合奏一首完整的曲子。

「嗚嗚⋯⋯好直接啊⋯⋯被嫌棄了嗎?」

「你是大提琴手吧。」

「但我也能彈鋼琴呀?你看——啊、我保證不拖後腿!」少年笑得眉眼都彎起來,希望女生能給一個機會。

「⋯⋯。好吧。」

「太好了!」

把琴盒打開,拿出剛擦拭過的小提琴,銀髮的女生瞧見男生已經再次坐在鋼琴面前,打開了蓋子,譜子也好好地擱在了架子上。

深吸一口氣,女生架好琴,搭弓拉弦,男生輕柔地敲擊琴鍵,眼神示意間,帶著濃郁西班牙風格的合奏已經開始,優美雅緻,帶著憂傷色彩的曲調開始飄揚在空中。

——這孩子⋯⋯

在「引子」部分轉入下一段的時候,2B淡淡地看了認真彈奏鋼琴的男生一眼,心中卻驚訝得不行。

這個孩子,很會配合人,看似熱情地熱衷在自己的彈奏中,卻時不時會與自己眼神交會,或只是關注自己的動作,明明是第一次合作,卻跟著自己的氣息節奏,將伴奏彈的有條不紊⋯⋯她不著痕跡地蹙了下眉,果真是不簡單嗎?

男生高度的配合令原本只是因盛情難卻,又恰好是自己最近練習的曲子才同意合奏的女生的情緒高昂了起來,手中心愛的小提琴也似乎回應主人一般,發出熱情洋溢的美妙聲響。

小小的練習室彷彿變成了巨大的舞台,二人心無旁騖地相互配合著,樂曲在指間熠熠生輝,華麗的音調迴盪在空間裡,彷彿千變萬化的霓虹光暈,又彷彿觀眾席上如雷的掌聲。

2B閉上眼睛深呼吸幾下,才從方才精彩動人的旋律中回過神來,發現自己似乎冷落了合作的樂手。

「那個⋯⋯?」

兀自抱歉的時候,抬眼卻發現對方正小心翼翼地看著自己,似乎是等待著她的評價。

「謝謝你。」

「誒?」

「你彈的很好。」見少年受寵若驚到張大眼睛無法回應的模樣,她又忍不住添上真正的評語。

看起來自己的評價令他十分高興,少年的臉上浮上了幸福的淡粉色,「哇啊⋯⋯真的嗎?謝謝!」

——「啊呀?」

就在2B想要點頭的時候,門突然吱呀一聲被人打開了。二人同時看向了門口,發現那正是要見這位奇特的男孩的老師艾爾瑪。




----------


註釋1:布倫希爾達.艾克斯庫遜(Brynhild Execution)為作者取2B型號為姓氏,和B字開頭的北歐神話女武神的名字結合而成的人類名字。

註釋2:亞爾薇特(Alvitr Execution)為作者取A2型號為姓氏,和A字開頭的北歐神話女武神的名字結合而成的人類名字。

註釋3:艾葛伯特.斯坎尼爾(Egbert Scanner )為作者取9S型號為姓氏,以9S的性格為基礎結合而成的人類名字。Egbert來源於古英語,含義是劍+光明的。




tbc.


基本上已經開始胡謅了⋯⋯我真的不太會描述樂曲⋯⋯TuT

评论 ( 1 )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