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cho-Wonderland=腦洞奇境

頭像by:Rifsom
背景by:Dhiea
↑我的兩位天使❤【不要再癡漢了喂

【ただの廃人です。】

凍庫肉的囤文倉庫。

熱愛一人樂的無聊人士;潔癖重;墻頭多;不混圈,也沒興趣。

不開放任何授權,無斷轉載拒否。

回復可能稍慢,感謝來訪。٩(ˊᗜˋ*)و

提示:最近【十分雷宜朱】←重點標註,請不要自討沒趣留言您的喜好給我添堵,不然發作起來大家都難看。

[PP|上司猎犬]手牽手

❤️Psycho-Pass二次創作

❤️狡嚙慎也x常守朱

❤️新年好

❤️送給認真做活動的好兒砸,阿爸愛你

❤️很努力想寫好但是最後還是十分不走心的短打⋯⋯不好看請不要打我⋯⋯




常守朱的臉很紅。

這倒不是什麼很稀奇的事情,因為在她身邊的狡嚙慎也的臉也很紅,站遠一些,征陸智己也……唔……年長者的皺紋讓人有些分辨不出他是否也臉紅。

「哈……」像是實在忍不住了,常守攏著手哈了一口氣,但顯然這溫度還不夠讓人覺得暖和,她的臉依然保持著被風吹紅的狀態坐在欄杆上。

「累了吧?」負責去買熱飲的征陸把大衣口袋裡的咖啡拿給了常守,又往狡嚙那邊也扔了一罐,「可能會燙。」

常守搖了搖頭,謝過了大叔後小心翼翼地接過鐵罐。稍稍燙手的罐頭在這樣的夜晚反而變成了十分可貴的熱源,她又拿在手裡熱了好一會兒,才打開了罐頭開始喝起溫熱的咖啡。

像是沈浸在暖和的飲料的感動裡,三人有一會兒沒有說話,在常守開始哈出白氣玩的時候,征陸開口問道:「和父母通過話了嗎?」

「……誒?啊,是的。」

今天是跨年夜,明明明天是法定節假日,但因為日本人很久以來一直有跨年的習慣,為了避免在這種人流集中的日子造成騷動和傷害事件,厚生省配備了相當多的無人機和警力,所以一課全員今夜都在執行任務,常守負責指示狡嚙和征陸,而宜野座則負責縢和六合塚。

員警這種職業從一開始就註定了休假極有可能和普通的職業不同,尤其在這種重大的節日時,許多警官必須捨棄在法定休假日休息這種正常福利來維持治安,甚至會有很多時候突然取消休假,對於初入厚生省,又遠離故鄉的常守而言,這對還未習慣的新人而言可能會有些難過,這也是為什麼征陸會提起這件事的原因。

征陸把喝完的罐頭丟進垃圾箱,拍了拍手說,「難得來到神社,我們也去參拜一下吧。」

「誒?!」這是玩忽職守吧?!常守不可思議地驚叫一聲,不自覺地看向狡嚙,對方卻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嘆了口氣。

「小小姐,工作和娛樂並不衝突喔?」再說,在人群中,也能更及時地觀察是否有騷動吧?

……這絕對是狡辯吧?——雖然很想這麼說,但是最後常守還是被一老一少拉到了神社。

「真的可以嗎?」卸除了制服的光學迷彩之後,常守的衣服換成了普通的日常服,大大的眼睛裡滿是猶豫,一看就是從未做過這類事情的好學生。

「已經做了的時候就不要再問這種事情了吧。」狡嚙一邊躲開那些鬧騰的高中生,一邊回答她。

征陸看著被狡嚙堵得說不出話又忍不住惴惴不安的年輕女孩子輕輕地笑了起來,常守不好意思地縮了縮脖子,因為害羞臉變得更紅了一些。

找到隊伍的時候已經快要到零點,人群小小地騷動了一下,大家都對新一年有著很大的期待,所以很多人都開心地跳了起來,人群變得擁擠起來,不一會兒就把三人擠開了。

「唔哇……!」常守差點被人推倒,快要滑到地上的時候突然有人拉了她一下,抬頭一看,那人是狡嚙。

男人越過人群把女孩子往他那兒拉去,在人群更進一步擠過來之前把她護在了懷裡。

撲通……不知道是不是在人群之中的緣故,又或許是狡嚙的體溫很熱,常守覺得自己暖和了起來,焦油味自男人的衣服上傳了過來,有些煙灰的刺鼻,但狡嚙努力讓她不要被擠到的動作卻讓那股難耐的氣味變得稀薄得難以在意。

身體被迫貼在狡嚙的身上,好一會兒,她才順著男人胸腔的鼓動適應了這份感覺,常守慢慢地蹭著狡嚙的衣服抬起小腦袋,「那、那個……謝謝……」

見女生移開了視線,狡嚙輕輕地回了一句,「不客氣。」

被擠了一會兒,藉著身高的優勢狡嚙終於找到了方向,於是他抱著常守往某處移去,常守被擠得有些喘不過氣,之後終於能好好地呼吸。

「還好嗎?」狡嚙打開終端,試圖聯繫征陸,見常守在他邊上默不作聲,他問了一句。

「嗯……」被擠得有些缺氧,常守覺得有些目眩,「稍微有點難受。」

人群的力量顯然超過了他們的預期,狡嚙需要很大聲才能讓自己的話好好傳達給征陸,但不管是聽還是說,都十分累,幾次之後他放棄了通訊,發了一條訊息給對方詢問方位,結果他還沒有放下手,常守就被邊上的男人撞得踉蹌了幾步。

「監視官!」狡嚙抓住她的手把她拉了回來,看著她晃晃悠悠的模樣皺起了眉頭,「妳沒事吧?」

「剛才……可能有點累了……」年初年末對警察來說都不是什麼輕鬆的時節,維持秩序的同時還有很多其他的案件需要處理,而且年終的總結也不可能因為他們的工作強度取消,結果就是超負荷工作的狀態。

各種狀況都沒有適應的常守,似乎因為方才的騷動身體的疲勞開始顯現了出來。

「大叔說先分頭參拜,之後再會合。我去拿點熱茶吧,妳在這兒等我一下。」看到附近正好有免費供應的熱茶,狡嚙扶正了常守之後問她,常守點了點頭,覺得喝點東西的確有可能會舒服些。

結果狡嚙回來的時候,常守正在拒絕一些男生的搭訕。

金髮的少年對娃娃臉的新社會人小姐十分感興趣,她擺手拒絕的時候也不放棄地想要她的電郵地址,惹得常守苦惱不已。

實在受不了對方的糾纏,常守提高了音量想要告訴對方真相,「那個……我是……!」

——卻被狡嚙勾住肩膀拉了過去,「什麼事?」

……。

「謝謝……」又被救了……看著金毛男飛快地離去,常守不好意思地接過狡嚙手裡的紙杯,卻又在之後被人小小推了一下。

今晚真是倒楣……被撞的地方有些疼,常守在心裡小小地苦笑了一下。

「……。」狡嚙看著訊息,再次牢牢地抓住她的手臂,最後順勢牽起了她的手。

「誒……!」常守的心重重跳了一下,輕輕地抽了一下手,但狡嚙握得很牢,她沒能掙開。

「監視官。」

狡嚙那平靜的聲音像是責罰,讓常守心虛地咬了舌頭,「……是……!是!」

「妳啊……」男人的手指似乎又收緊了幾分,「還是被牽著能讓人放心。」

「……!!我……!我不是小孩子啦!」

「就剛才的事情來說,妳這句話一點說服力都沒有。」

「狡嚙先生!請放手!」

「我拒絕。」

「放手啦!」

「安靜點。妳想作為警察引起騷動嗎?而且我們快排到了喔?」

「唔……」

直到兩人找到征陸為止,常守還是在試圖讓狡嚙鬆開他的手和抵制他的嘲笑,狡嚙的嘴巴一點也不饒人,沒有因為她是女孩子就有所節制,最後還是征陸拍了他的肩膀,他才閉上了嘴。

但常守回憶起來,那一晚,他都好好地牽著她,即便征陸已經回來,他們已經離開了神社。


fin.

评论 ( 15 )
热度 ( 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