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cho-Wonderland=腦洞奇境

頭像by:Rifsom
背景by:Dhiea
↑我的兩位天使❤【不要再癡漢了喂

【ただの廃人です。】

凍庫肉的囤文倉庫。

熱愛一人樂的無聊人士;潔癖重;墻頭多;不混圈,也沒興趣。

不開放任何授權,無斷轉載拒否。

回復可能稍慢,感謝來訪。٩(ˊᗜˋ*)و

提示:最近【十分雷宜朱】←重點標註,請不要自討沒趣留言您的喜好給我添堵,不然發作起來大家都難看。

[彈丸2|日七]《Her》 Chapter 001

前回指路:【序章


※ 二次轉載禁止。

雖然這篇的初衷是送給戰友,但是現在看來大概只有我孤軍奮戰了……但是認識了一鍋太太我覺得我還是能再努力一下的!坑填得再慢我也會填的!




Chapter 001  The new housekeeper’s name is Chiaki/新來的管家叫做Chiaki

 

——我曾親眼目睹她的死亡。不止一次。

 

是夢。

被稱為賈巴沃克群島的主島的沙灘上,海浪靜靜地作著周而復始的潮汐,奇妙的是空氣中流淌著不知自哪棵樹上捆綁的擴音器裡播放的南國風情的音樂。大約是午時的緣故,陽光照耀在皮膚上有些刺痛,但迎面吹來的海風卻又恰到好處地緩解了炎熱。

他睜開眼睛的那一刻便作出了反應。

人類對於未知或意外的場景會作出本能的驚喜或驚訝的反應,然而青年卻不一樣,後天發生的某些情況讓他變得與常人有所不同,一些本能的反應也被理智壓下,自然也就缺失了許多普通人的樂趣。

當然,這也要他是「普通人」的話。

青年的嘴角抽搐了一下,那是只有自己才能察覺的苦澀。

其實,冷靜淡漠的世界很無趣,有時候,他倒是很懷念一無所知的自己,但是時間並不能逆流,他也無意再一次逆轉。

冷靜地看著這一片灼人的陽光,他靜靜地想,約莫10秒之後,就能聽見那個人呼喚自己的聲音了吧……?

生物的適應能力是很強的,即便是一開始因為自身轉變的焦慮,一旦跨過了這道坎,最後也不過是如此,青年自認自己也不例外。

但這些事情的前提必須是當事人將這些事物放下,不再是心結為前提的。若是放在幾年前,青年或許還能冷靜地說自己早已無牽無掛,然而放在今日,饒是這位曾經被稱為「希望」的人,也不敢妄下定論了。

畢竟,這執念如今是他走下去的動力。

——5年,並不夠長啊……他歎息著閉上了眼睛。

「日向君。」

毫無意外地,他再一次聽見了那個聲音。

 

……

 

窒息。

黑暗中看不清什麼,他能感覺到自己張著嘴,但是並沒有呼吸,冰涼的空氣灌入口腔,他幾乎有種能感覺到空氣正擦過他的皮膚的錯覺,卻無法鑽入喉嚨,喉嚨痙攣著,就連聲音都發不出。

他掙扎著,想要站起來,卻被什麼無形的東西壓住了身體,無法動彈的感覺讓他焦躁,卻連睜開眼睛都做不到。

恍惚間,這暗色裡他突然清晰地看見了少女的臉,憂鬱的神情讓他的心抽了一下,他愣愣地看著站在眼前的少女,想要呼喚她,然而下一秒,腥紅的血液,自那孩子的頭頂澆灌而下,瞬間就讓站在血泊之中的少女消融殆盡!那溶解了女孩的鮮血呈放射狀蔓延開來,潺潺流動著向他湧去……那艷麗的血紅色,那直衝腦門的腥臭,自瞳孔中映入腦海、自鼻腔鑽入後仿佛要擊穿他的頭骨,他想要嘔吐,卻只有胃在焦灼地翻攪。

不……!!他聽見自己的心跳聲宛若嘶吼,而他只是站在那兒而已。

 

嘀嘀嘀——嘀嘀嘀嘀——

 

猛然響起的聲音突然解除了魔咒,他在那一刻突然睜開了眼睛,騰地坐了起來。

「……呼……」他喘著氣,發現身上濕漉漉地,睡衣被汗水浸透,黏糊糊地貼在身上,而他坐在自己的床上,睡在自己的臥室裡。

日向茫然地深呼吸著,胸腔劇烈起伏,肺部幾乎要爆炸般地疼,太陽穴因為血脈賁張突突彈跳,他皺著眉頭按住了額角。

——「您做噩夢了嗎?」

那溫柔的聲音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響了起來。

日向一愣,半晌忘了呼吸,直到呼吸再一次困難的時候,這才四下尋找起聲音的來源。

<先生,我在這兒。>甜美的女聲帶著忍俊不已的笑。

有什麼東西震動了幾下,日向這才發現放在床頭櫃的充電底座上的移動終端的屏幕上寫著「おはようございます。^▽^(早上好^▽^)」。

「啊……」是……她……日向輕輕哼了一聲。

有那麼一刻,日向覺得自己臉上沒有了血色,盯著終端上那個黑洞洞的前視鏡頭和逐漸恢復待機鎖屏狀態的屏幕,他抿緊了唇不發一語。

而後聽見他的電子管家開了口:

<日向先生,早上好哦?>

「啊、早、早上好……Chiaki小姐。」發現自己再次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緒裡,日向不好意思地擦了擦滑落到下顎的汗珠,對Chiaki說道。

「Chiaki就行啦。」終端擴音器源源不絕地發出女孩子好聽的聲音,仿佛是在地球的某一處正在和日向電話通話一樣。日向的表情緩和了下來,輕輕說了一聲好,然後掀開被子下了床。

更新了智能AI也只是加強了電腦理解自己下達的命令的能力,工作後習慣了早晨先洗澡的日向和Chiaki打完招呼便徑自走進了衛生間,一邊自鏡子後面的內嵌式櫥櫃裡面拿出牙刷杯和剃鬚刀,一邊點著鏡子上出現的菜單,翻閱今天的新聞。

當他裹著浴袍出了浴室的時候,他發現臥室裡的終端突然再次亮了起來。

<歡迎回來~洗漱用時半小時!原來日向先生習慣早上沖涼之後去上班嗎?怪不得比這個住宅區普遍的起床時間要早一些呢。>

日向正在擦乾自己的頭髮,聽見那姑娘這麼說著,在自己的終端屏幕上顯示了一個調查統計圖。

「喂喂……」正在掏吹風機的日向汗顏了一下,「妳怎麼會有這種東西啊?」

<因為在等待您的時候有些無聊,我就查閱了一下這個住宅小區的資料,登陸到小區的聯網上發現好多人都在使用電子鬧鐘,順便就看了看大家的設定時間。哦!還有一些大家在社區福利站購買的清單等等。>

熱情的姑娘一張張翻出數據,亮在終端機的屏幕上。

……這算侵犯隱私吧……日向面無表情地想。似乎是覺得日向的反響不是很強烈,片刻沉默後他聽見Chiaki小心翼翼地開口問他。

<那個……我是不是……做得有點過頭?>

「是。」

<誒……!太不給情面了!>AI打出了驚歎號,隨後發出了QAQ的表情提出抗議。

「要是這個時候安慰妳的話,萬一下次妳侵入到別人的私人電腦裡面秀他人的私密照片給我看怎麼辦?」日向頭疼地蹙眉,這人工智能雖然已經熟知輔助系統的職能,但是顯然還不了解和人相處時的「尺度」。

<唔唔……我覺得我倒是不會做到這種地步……>

不是這樣的問題啊!!日向再度汗顏。Chiaki後面那句說得比較小聲,若不是在這安靜的室內,日向估計自己可能聽不見。

「……聽好了,妳雖然是人工智能,但是妳畢竟與人類共存,所以我希望妳能夠尊重人類和人類社會的規則。」

<是的……先生,非常抱歉。我以後不會做這些逾矩的事情了。>

「妳能夠反省就好了。——不過話說回來,妳怎麼一晚上就學會怎麼入侵主機了啊?」

<學習就好了呀?>Chiaki亮出了一堆書排列給日向看,日向膛目結舌地看著屏幕上飛速移動的書單,最後歎息了一下。

「到底是處理器的速度快啊……」這麼說能進入他的終端機,想必也是靠著學習了這些知識的緣故吧?繞過他的安全軟件,不斷演算找到突破口……這種速度即便是他也不得不讚歎一下,尤其「她」還是昨天才經由自己的手啟動的、除了人類生活輔助程序之外完全空白的一個新系統而已。

<是的!我現在的智慧可是不比昨天了哦。如果按照人類的算法,可能現在應該是和日向先生一樣的歲數了吧?>

那小姑娘的聲音裡透著些許驕傲,日向仿佛看到一個女孩叉著腰得意地笑著。「……那請妳不要明天就變成了八十歲的老太太,我怕妳後天就壽終正寢。」

<怎麼可能!日向先生可不能欺負我年紀小好騙呀!雖然理論知識可以學到許多,但是正如日向先生所言,對於人類的事情,我可是一竅不通呀?還需要先生指摘我的不足之處哪。>

調皮的AI還放了一張鞠躬致敬的表情圖片,上面用日語寫著大大的「請多指教」。

「也請我學習能力飛速的『管家』小姐多多指教。」日向對著自己的終端機也輕輕鞠躬。

<好的!~ 那麼言歸正傳,先生今天早餐準備……誒?!——日向先生?>

聽見主人原諒了自己的冒失,名為Chiaki的AI開心地調配出了一些早餐菜譜,卻發現自己的視野衝向了天花板。

「女孩子不應該看男人換衣服。」「她」聽見男人的聲音和著衣料摩擦的聲音說道。

噗嗤,日向套上襯衣的時候聽見了笑聲,然後女孩子帶笑的聲音回答了他如您所願。

<不過日向先生。>

「什麼?」

<至少告訴我,您想吃什麼先呀?>

那姑娘似乎嘟起了嘴,日向看見自己衝著天花板的終端機顯示屏跳出了個巨大的顏文字。

( ー̀εー́ ) 

饒是日向也沒有抵抗住這可愛的撒嬌,他聽見自己輕輕地笑了,「妳有推薦嗎?」



TBC.


怎麼說呢……還是別說了……說了似乎伏筆就沒什麼意義了【那你閉嘴【

评论 ( 2 )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