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cho-Wonderland=腦洞奇境

頭像by:Rifsom
背景by:Dhiea
↑我的兩位天使❤【不要再癡漢了喂

【ただの廃人です。】

凍庫肉的囤文倉庫。

熱愛一人樂的無聊人士;潔癖重;墻頭多;不混圈,也沒興趣。

不開放任何授權,無斷轉載拒否。

回復可能稍慢,感謝來訪。٩(ˊᗜˋ*)و

提示:最近【十分雷宜朱】←重點標註,請不要自討沒趣留言您的喜好給我添堵,不然發作起來大家都難看。




[美戰|KV] 聖誕禮物

 
 
Kunzite/昆茨埃特/古舒達 x Sailor Venus/愛野美奈子

設定是N巡之後,和美戰世界觀不同。

隨便寫寫。

看維密的mv突然愛上了這首歌,然後聽多了腦子裡就控制不住了⋯⋯其實本來應該是上年聖誕節發出來的,現在大概只能算情人節禮物了哈哈哈哈。[。 


+++++++++++


有節日的季節總是很忙。

對於打工的大學生而言,聖誕節並不是什麼令人期待的節日,那只意味著忙碌的好幾天。

愛野美奈子也是這樣認為。

穿著紅彤彤的帽子和裙子,她一邊笑著一邊在打工的餐廳門口派送剛烤好的曲奇,慶幸這個時候沒有下雪。

風吹過裙擺,沒有遮掩的大腿一陣寒冷,饒是早已被凍得麻木的她也沒有忍住打了個寒顫。

「妳還好嗎?」

一邊穿著聖誕老人裝的男同事見她牙齒都凍得咬不齊發出細微的聲音,擔憂地問了一句。

店長的確是很會看人的——愛野對於家務不在行,所以從未讓她沾手廚房的事情,而嬌好的外形就適合做這樣需要吸引客人的工作。不過即便是這樣,冬天穿著露出度很高的單薄裙裝,到底也是有點過了頭。

但愛野還是輕輕擺了擺手,店長給的豐厚待遇,讓她並不在乎這幾小時的寒冷。

挨到解放的時候,已經是將近午夜。

和同事們打完招呼推開門,漫天的大雪已經飄起來,方才還萬裡通透的道路迅速被白色的雪花模糊,幸好沒有風,否則回去的路更艱難。

租住的公寓在20分鐘內的路程裡,因為過節,路上沒有空空落落,通宵營業在這個季節已經是慣例,狂歡的季節,沒有人因為寒冷將氣氛變冷。

愛野拉了拉毛線帽子,像是一個熱帶來的人一樣興奮地伸出手,隔著厚厚的手套接著白色的雪粒。

雪不小,但美麗的雪景卻讓工作之後的情緒瞬間放鬆了下來,白色聖誕節,象征著幸福來臨,這讓疲累的心情突然就轉好了。

愛野想著女孩子想要轉換心情真是容易啊因為自己的沒出息笑了出來,又提了提手裡的便當袋——何況,店長還把多餘的聖誕餐分給了大家,他們餐廳的食物是相當不錯的。

不遠處傳來了薩克斯風的聲音,愛野走近了發現在回家路上必經的那個廣場的巨大噴水池邊,有一位戴著帽子的老人正在認真吹著自己的樂器,零零落落有一些聽眾,但在這樣的節日夜,也是路過匆匆駐足幾步,又匆匆走了過去,並未長久停留。

噴水池的中央立著一棵巨大的雪松樹,其上點綴著大量的霓虹燈,光打在演奏者的身上,有些落寞,又不失一種別樣風情,愛野心想著自己單身,回家閒著也沒有事,便往前走了幾步,停在老人一邊,靜靜跟著節奏腳尖打著輕細的拍子。

老頭見有了觀眾,也就吹得更是賣力了些,這一下可好,彷彿是因為那女孩的緣故,突然圍觀的人也多了起來,原本一曲作罷便打算返回的樂師被大家的掌聲鬧得有些不好意思,便又舉起了手裡的薩克斯風。

如此這般,先駐足的愛野反倒覺得讓對方添了麻煩,學過舞蹈的女孩子乾脆地放下包站上了石質的噴泉,脫掉帽子和手套,拉開棉衣的拉鏈,舉起了手。

像是認識許久,愛野的腳尖踮起來的瞬間,對方的曲子節奏也開始變換了起來,輕快的爵士風曲子流瀉而出,以眼神交換信息,長髮的女孩子在聖誕樹旁旋轉著身體,隨著曲調跳的歡快,一圈一圈,在飄雪的夜晚,舞步如精靈一般輕快流暢。

圍觀的人不時因為她优雅流畅的動作拍手叫好,愛野微笑著收下讚美,卻不想腳下一滑,從石階上扭了下來!

「啊⋯⋯!」

就在眾人心驚肉跳的瞬間,一抹銀色突然一閃而過,愛野還沒有回過神,便覺得自己的腰被人環住了。

對方的手很牢,她瞬間就感到了安全,抬首瞧見了一縷銀色的髮絲,再看,她瞧見了一雙灰色的眸子。

時間彷彿在那一刻定格,一頭銀色長髮的男人稜角分明的臉如雕像般好看,淺色的皮膚在燈光下泛著微光,髮間菱形的耳飾不時閃爍光芒,雖然對方抿著唇,淺色的眸子冷得像冰,但那份美貌映著大片大片霓虹燈的光暈,依然太過炫目好看,愛野不禁看呆了。

男人靜靜地盯著愛野,又突然輕輕地笑了起來,空下的左手手背順著女孩的手臂滑過,順勢牽起她沒有用力的右手,交疊的雙手抬在半空中,男人輕輕鬆開手臂讓她的腳落在地上,又借力轉了個圈,愛野這才發現薩克斯風依然在吹奏,而對方帶著自己作出了圓舞起始的姿勢,雙腳牽引著她帶動步伐,棕色的風衣衣擺隨著二人的舞步在風中像披風般飛舞。

「會跳嗎?」銀髮的男子在她的耳邊輕聲地問,像是安慰一般地溫和低沈的聲音,溫熱的呼吸噴在她的耳朵上。

心臟在這一刻才砰砰跳動,愛野不止是因為窘迫還是心驚,她的臉上浮起了一抹紅色,但她在低頭的時候聽見自己輕輕地嗯了一聲。

維也納華爾茲的舞步愛野並不陌生,才幾下她就跟上了男人的節奏,而扭頭望去,吹薩克斯風的樂師也似乎很中意中途加入的男子,對她彎了彎眼睛。 

高大俊朗的青年牽著美麗的金髮女孩,這樣賞心悅目的風景讓之前差点酿成灾祸的小小的插曲失了存在,因此雪夜中聖誕樹下的氣氛愈加熱絡。

人們受到了感染一般爭相加入了跳舞的行列,一時間竟還有人敲起了節奏,之後更是哼起了歌,原本冷清的噴水池邊像是開起了一場舞會,突然熱鬧非凡。

「謝謝⋯⋯」

隔了許久,終於找到空檔的愛野對牽著她轉圈的男子輕輕地說道。救了她,還順勢解圍,不得不說這個男人的反應真是又快又滴水不漏。

那高個子的男人還是笑,金色的燈光映在他灰色的眼裡,滿滿地暖意,與初時的冷淡截然不同的落差,染得愛野臉上一陣熱。

「節日嘛,就應該發生快樂的事情才是。」

男人的手也很暖,握著愛野原先有些凍涼的手,體溫逐漸讓她的手也暖了起來,女孩子被那份溫暖和笑意所感染,抬起頭也微笑了起來。

「就是說呀。」

不知是不是錯覺,她覺得那男人的笑意更濃了些。

愛野的頭髮快要被雪覆蓋染白的時候,「舞會」終於散場,樂師在大家的感謝聲中舉手道別,愛野也笑著和大家點頭道別,耗費了體力,她突然覺得此刻像是喝了酒般,有種微醺的感覺。

心砰砰地跳,她覺得自己的舞伴還沒有走。 

——如果此刻,詢問他的電話號碼,會不會太輕浮。

她拍了拍自己頭上的積雪,糾結地想。

風再次吹了起來,雪花飄在她的臉上,愛野忍不住打了一個噴嚏,摀住鼻子的時候她感覺自己凍出了鼻涕。

——看來老天在勸我醒醒。

她胡亂擦了擦鼻子,沮喪地想著,卻未曾想那男人突然拉著從未謀面的她跳華爾滋,會不會也太唐突。把丟在水池邊的飯盒拿起來,愛野想要和這位偶遇的舞伴道個別。

轉頭卻又見到那銀髮的男人正在微笑。

他舉起了手,修長的手指握著手機,愛野沒有反應過來,一陣呆然。

然後她聽見對方的聲音。

——噹——噹——噹——噹——⋯⋯

午夜的鐘聲突然響起,愛野聽見還未散去的人群正在相互祝福,她感覺到自己的唇角不自覺地上揚了起來,很久之後想來,這場相遇似乎才是聖誕老人贈予的禮物。 


「可以告訴我妳的電話號碼嗎?」 

「——當然可以。」



fin.


比起主角我真的更愛這對⋯⋯昆茨埃特平時不是這樣的!!他就是對美柰子才肯笑得能化雪[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