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cho-Wonderland=腦洞奇境

頭像by:Rifsom
背景by:Dhiea
↑我的兩位天使❤【不要再癡漢了喂

【ただの廃人です。】

凍庫肉的囤文倉庫。

熱愛一人樂的無聊人士;潔癖重;墻頭多;不混圈,也沒興趣。

不開放任何授權,無斷轉載拒否。

回復可能稍慢,感謝來訪。٩(ˊᗜˋ*)و

提示:最近【十分雷宜朱】←重點標註,請不要自討沒趣留言您的喜好給我添堵,不然發作起來大家都難看。

謎樣的她

※ 《彈丸論破2》二次創作
※ 日向創*七海千秋
※ 龍鳴paro,不過劇情後期發展和龍鳴沒什麼關係了(大概)
※ 大概是懸疑吧……我文筆不好,可能沒什麼味道
※ 請不要轉載謝謝。



名為災難的事情發生在一瞬間。
他甚至不知道是否能將其定義為災難,畢竟能回憶起來的事情實在太少了。但是在即將丟失記憶的前幾秒,他看到了從未情緒起伏很大的雙子兄弟張大了那雙略顯滲人的血色眸子,朝著自己這兒大吼了起來,就這一點而言,事情一定是很嚴重便是罷?
之後他便在一記鈍痛之後陷入了一片黑暗,意識切斷得十分徹底,思考都跟著一起中斷了,斷在問號的一半,就像是被人突然拔去了電源的臺式計算機一般。
……不知道出流怎麼樣了呢……他想,讓那個感情淡泊的男人驚訝成那樣,到底發生了什麼呢?話說,他現在這是在思考嗎?
「……生,先生?」
……嗯?什麼聲音?
好吵,他想,為什麼這麼吵呢?還能聽見很有節奏的電子音滴——滴——地在耳邊,讓他無法繼續思考刚才想到的事情……話又說回來,他刚才想了什麼?
「先生?您醒了嗎?」
……啊,他在曬得到陽光的地方嗎?感覺到身上的溫度不似單純的暖氣,他有些愜意,然而擾人的聲音沒有停止,這讓他有點煩躁了起來。
「先生?——神座先生??!」
……誒?
在那刺目的金黃色讓他再次閉上眼睛之前,「那個」稱謂讓他一直緊閉的眼睛終於張開了。


讓我們將時間推回稍早之前。


三年前


「……出流?」

日向對神座打招呼的時候有些不確定。

倒不是不確定那個人是不是自己的雙生,畢竟他們兩個除卻髮色和瞳色,其他的身體數值近乎一模一樣。可疑的地方就是對方太過顯眼,這讓少年無法好好對其打招呼。

「太慢了。」

站在大廳中央的男生赤色的眸子只稍稍向日向瞥了一眼,便輕輕回復了一句之後抬手拉起了行李箱往海關走去。

「抱歉抱歉……」因為你看起來心情不是很好啊……日向拉著自己的行李箱快步跟上對方搔了搔臉一邊側目想。

畢竟神座這個人的打扮從頭到腳都是那麼顯眼,又是學院第一名,成績上榜那一天幾乎半個地球的新聞都在播報這位天才少年的事情,想不被人關注都困難啊……但是這樣扎人視線雖然保持無視可以當做沒有這回事,但是呆久了始終還是會煩躁的吧……自己便是因為對方一個人被里三層外三層包了個遍,所以實在不想走上去,他可不想撞了槍口之後,萬一又被學校的人看到,以為自己在和學年TOP套近乎啊……

——啊,不過,他們兩個的關係套近乎也沒什麼吧……他有些絕望地想。

神座和日向的面容十分相似,相似到幾乎看不出是兩個人,但是若是放上其人性格,兩個人當面說是雙胞胎都沒有人相信——尤其是神座,從不展露性情的面容萬年冰冷,冷酷無情幾乎成了他的代言詞,夏天都穿著黑色的西裝,和站在他邊上一身短袖夏季裝扮的日向看起來根本是兩個半球來的人,沒有人猜得到他的心思,也只有日向能夠感覺得到他那些微的一些情緒起伏。

「如果你以後不能遵守時間的話,就沒有下次了。」神座停了下來,定定地盯著日向說道。

「……真的抱歉啦!你別生氣啊。」

「我沒有生氣,只是在陳述事實。我不想對一個不會遵守時間的人浪費我的時間。」

「……是是。」

說到底還是覺得煩躁了嘛,日向在心裡歎了口氣,這個人啊,明明聰明成那樣,真是不懂得變通。

將行李打包托運之後很快就到了登機的時間,說來慚愧,日向覺得和自己的雙生子並沒有什麼趣味相投的溝通話題。結果祇能兩個人坐在位置上各歸各看著終端和書,偶爾日向會把有趣的新聞指給對方看,那人也會點點頭示意,但不知為何,日向覺得這樣也算不錯。

不過飛機上的座位自然是分開的,前面也提到過,神座的成績是學院第一,而日向祇是普通班低空擦過的僥倖人員,所以自然一個在頭等席,一個在經濟艙位。

然而他們坐的並不是普通的飛機,而是所謂的「宇宙飛船」因為二人的學院在火星殖民地,必須從地球搭乘飛船過去。所以在起飛和降落途中,大家是必須坐在飛船前部的裝載著巨型玻璃幕牆的大型公共艙裡的——當然,這個客艙也是為了提供最大程度的宇宙星球觀賞設置的。

日向也是料到神座依然是坐在最前方的舒適椅子上,對方的眼睛往他那兒看了看,想必是看見了他一邊看著自己普通的座椅一邊自嘲一笑,對神座擺擺手示意沒什麼。

<各位乘客請注意,本次航班⋯⋯>

和地球上任何一個飛機航班一樣,飛行員在檢查完旅客人員之後開始播報例行提示,日向一邊聽著一邊回應邊上乘客的話,心情突然有些澎湃,彷彿才意識到自己竟然進入了一個自己曾經祇是憧憬的境地。

失重的感覺似乎加重了這份喜悅,日向一邊看著巨型屏幕變為黑色,一邊揚起了笑容。

而那便是一切終結的前一分鐘。


tbc.


下一章更新應該不會很慢⋯⋯


评论 ( 3 )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