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cho-Wonderland=腦洞奇境

頭像by:Rifsom
背景by:Dhiea
↑我的兩位天使❤【不要再癡漢了喂

【ただの廃人です。】

凍庫肉的囤文倉庫。

熱愛一人樂的無聊人士;潔癖重;墻頭多;不混圈,也沒興趣。

不開放任何授權,無斷轉載拒否。

回復可能稍慢,感謝來訪。٩(ˊᗜˋ*)و

提示:最近【十分雷宜朱】←重點標註,請不要自討沒趣留言您的喜好給我添堵,不然發作起來大家都難看。

[假面騎士W|左右] 「要不要做我家的孩子?」

……沒想到因為要寫wizard洗澡的時候竟然會腦了本來再也寫不出梗的左右……


key word:假面騎士W二次創作 / 左翔太郎x菲利普 / 腐向注意 / 求婚(?)/ 甜!甜!甜!!!

梗是想起了官方小說裡菲利普姓左想出來的。

請不要轉載謝謝。




「要不要來我家?」

「……誒?」

菲利普端著盤子準備丟進洗碗槽的動作停了下來。

他自知和自己的搭檔在一起的時候他那顆聰明的腦袋也可能轉速不夠,不過這道題有點超綱,他實在不知道除了疑問句還有什麼能算得上回答。

——「我這不是一直住在你·們·家嗎?」盯著笑得有些傻帽的男人,菲利普白了他一眼,乾脆地把盤子丟進了水槽。

真不知道這個半桶水的男人怎麼做偵探這種需要社交能力極佳的職業還能講話這麼莫名其妙,即便他從與之成為拍檔時便早早將對方的那本書讀完,也不是表示他能把他的大腦結構都摳個徹底好嗎?——雖然,如果能這麼做,他也是很樂意的,畢竟菲利普最討厭的就是不可解謎題。

「不是『同住人』的意思,我是說,你,要不要做『我家』的孩子?」

眼睛看著對方眨了幾下,菲利普這才明白對方的意思,本來打算用對方愚蠢的發言藉口將洗碗的活兒丟給翔太郎的事都因此無法說出口。

左翔太郎不是個難懂的男人,至少,對於菲利普而言,他不是。為了夥伴傾盡全力,即便是受傷也不放棄,早在姐姐借之肉身之前他就很清楚這一點……看來,自己的情緒控制似乎越來越差了啊……他想。

不過對方畢竟是個偵探,再怎麼嘲諷他是「半熟蛋」,男人的洞悉能力也是他所認可的,否則當初也不會和他生活這麼久,何況他本來就是現在最了解他的人。

在親人將未來交託於自己之後,恢復了肉身的少年回到了這個熟悉的事務所,那之後的幾年和他蘇醒後的日子沒有區別。

唯一的不同是,風都失去了製作蓋亞記憶體的園咲家族,財團X也對這個中斷的計劃失去了興趣,不再造訪風都,和平的時光多過了需要變身戰鬥的日子,翔太郎的日常工作再次轉向了普通的案件,而他也無需再畏懼那些所謂的「幹部」,喜歡呆在房間裡思考問題的性格沒有變,但也不會一直閉門不出了。

然而那幾年的記憶和自己消失的童年不一樣,而且因為事態在一瞬間急轉直下,還沒有來得及思考出最理智的決定,他們就在那短暫的時間裡經歷了生離死別,雖然最後他回來了,但是他的過去都失去了,那是將他作為一個「人」完全否定的意思。即便現在自己還活著,即便事務所的大家都是這麼關心他,包容他,偶爾夢中遇見親人,他還是會覺得空虛,然後驚醒,冷汗不止。

做了噩夢的隔天他總是會抱著Miku發呆,這個世界上唯一僅存的連接著他的過去的存在,灰毛的大貓兒很乖,總是不聲不響地讓他摟在懷裡陪著他一天,不知是因為年紀大了,還是也知道自己的親人也只剩下了少年一人。

母親說,他的家人已經不再是園咲,可是最後的最後,是姐姐、是他們又讓他回來了,無論曾經種種,他,是不是還能被他們叫做「來人」呢?

他很困惑,感情是最不能用數字來判定的事物,而他討厭無法以數據出現的東西,搜遍了所有的關鍵詞,他也得不出答案,而且最關鍵的是,他有些畏懼答案。

到底還是太依賴對方了嗎?因為習慣翔太郎在自己身邊,習慣了身邊有人會照顧自己,幫助自己,所以連心底的困惑都不自覺地展露在了對方的面前?

他輕輕地在心底歎息了一聲,這個男人雖然平時總是出些洋相,卻總是在關鍵的時刻能把握重點致命一擊。

想必連這個問自己的時機都是計算過的吧,他想,否則怎麼會挑照井休假帶著亞樹子出門旅行,只有他們兩個的時候說這種事?

「菲利普?」見對方久久不語,翔太郎有些緊張,輕輕叫了他一聲。

「為什麼要我做你家的孩子呢?」

「誒?……呃,就是……」戴帽子的偵探似乎沒料到對方要問這個問題,心虛地搔了搔頭髮,「你看,因為我們住了這麼久,你也需要有個姓氏,萬一像之前那樣工作也比較方便……不是嗎?」

「……。」他也是猜到了這個人會這麼回答自己,不過這麼沒情調又老套的藉口,虧他覺得自己能下套呢。

不,少年笑了笑,他大概根本沒覺得自己會不吃這套吧?心情突然釋然了些,心跳也跟著加快了些。

真的是,他想,明明是個桃花運根本不及自己的只會耍酷的熱血笨蛋,為什麼卻能讓自己安心留在他的身邊呢?

說著要別人細數罪惡,自己不也是個罪惡的男人麼?而且最可怕的是根本毫無自覺。

「菲利普?」

「翔太郎,你知道這種話一般什麼時候會說嗎?」

「啊?」……他並沒有想太多啊?翔太郎有些莫名其妙,看著突然笑得燦爛的搭檔。

「求婚。」

見到了褪去陰霾許久不見的陽光笑容,心情也跟著轉好的翔太郎端著咖啡剛想入口,便被菲利普的肯定句給嚇得臉色一白。

「——啊?!等、……我不是那個意思啊?!……嘶……!」

預料之中的雞飛狗跳,菲利普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翔太郎的臉色又變得通紅,驚跳起來的時候把咖啡灑了不算,還差點摔了杯子,褲子上的熱咖啡又燙又令人難受,他一邊著急地將水抖落到地上,一邊到處找東西擦。

那邊廂的菲利普倒是樂得看對方出糗,他悠閒地對著躺在沙發上的貓兒招招手,待到貓兒輕快地躍上他懷裡的時候,他轉身往自己的房間走去,關門前對還在抽紙巾擦桌子的偵探先生說道,「對了,我會考慮你的建議的。」

「誒?真的??」

「不過今天也是你洗碗哦?」

在對方抱怨出聲之前,菲利普把對方的回應全部關在了門外,反正那張蠢得不行的笑臉就已經足夠讓他心情愉悅了。

畢竟,讓他滿意的答案還沒能從他口中說出來,所以也不能讓對方太得意不是嗎?

「還不行啊,『Half-Boiled』先生。」

不過,現在的他有得是時間等待。


Fin.


現在的我……屁話太多……(跪

评论 ( 7 )
热度 (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