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cho-Wonderland=腦洞奇境

頭像by:Rifsom
背景by:Dhiea
↑我的兩位天使❤【不要再癡漢了喂

【ただの廃人です。】

凍庫肉的囤文倉庫。

熱愛一人樂的無聊人士;潔癖重;墻頭多;不混圈,也沒興趣。

不開放任何授權,無斷轉載拒否。

回復可能稍慢,感謝來訪。٩(ˊᗜˋ*)و

提示:最近【十分雷宜朱】←重點標註,請不要自討沒趣留言您的喜好給我添堵,不然發作起來大家都難看。

[彈丸2|日七]Episode/小插曲

超級彈丸論破2 二次創作

日向創x七海千秋

BG <<<注目

劇情銜接《 Us against the despair 》

日向君生日快樂~

大概有點NTR成分……

但是這並不是糖,是刀子嗯,真的。請注意避雷。




她是一年前加入未來機關的。

自依然充斥著絕望的世界來到這個可以說得上是淨土的地方,少女明白自己肩負的義務,但飽受摧殘的身體和精神卻沒有同樣調整狀態,深夜她惡夢連連,回憶裡的逃亡生活滿目瘡痍,讓人難以入眠,這樣的時間一長,身體自然吃不消,最後影響到了整個團隊的進度。

推薦她進入部門的老師低著頭對大家道歉,她也低著頭一直跟著道歉,不敢抬頭看那些同事們的臉,羞愧佔滿了她的腦海,還連累了自己的導師,當下她的鼻頭就有些酸澀。

躲在角落哭泣的時候女孩子就是在那個時候聽到了鋼琴的聲音。

那是一首十分舒服曲子,她聽著那首曲子,逐漸冷靜了下來,她發現彈奏的人是她的一位前輩,是一位負責帶他們組的前輩。

略灰的深色短髮,頭頂的頭髮有些翹,穿著配給的同一制服,總是笑得十分和善,但即便是工作的時候會戴上眼鏡——青年比起撫摸鋼琴,顯然更像是在陽光下奔跑的類型,然而女生那一瞬間看得竟然驚呆了。

——或許從那一刻開始,自己就知道今天的結果。

日向創看著眼前把自己叫到角落來,紅了臉頰緊張得不手都不知道放在哪兒好的女孩子,思緒卻完全沒有一絲一毫驚喜。

自沈睡中醒來變成了世界上掌握才能最多的人不能說是幸運,擁有的越多,那麼肩負的東西也越多,能品嚐到不確定因素而帶來的成功的喜悅的機率也變得越來越少。

他知道他們能夠得到的每一個同志都是得來不易的戰力,所以當時才會選擇安慰那個幾近崩潰的女孩子,但是接踵而來的這些可能性也同時在他心裡羅列了遍。吊橋效應容易在瀕臨險境的人身上起作用,他很清楚這一點,但是如果大家祇是一味選擇強硬的方法,最後可能會適得其反,畢竟,不是所有人的心理承受能力都是那麼強的。

日向的嘴角不動聲色地扯了扯,會在別人講話的時候思考這麼多奇奇怪怪的事情,或許也是因為自己和神座出流的思維融合在了一起的證明,放在幾年前,他怎麼都不會相信如今的自己。

——「對不起。」

「誒?」

在對方訝異的那瞬間,日向自己也在眼鏡後面張大了眼睛,然而那也祇是一瞬間的事情。

「對不起。」抱著資料的青年笑得很溫和,「我有喜歡的人了。」

「……誒?」

少女不可置信地看著青年,對方依然笑得溫和,但眼神卻冷然如冰……是她的錯覺嗎?那人鏡片之後的目光原來是如此拒人千里?

幾週來的試探和各處的詢問彷彿成了一場笑話,即便詢問了所有與對方相識的人也竟然無從得知對方已經有了心儀的人,她一直以為對方彬彬有禮的態度僅僅是因為他們相識不過一年,還不習慣對方以更親密的關係相處,卻……可是那些是對方同學的人也不知道日向有喜歡的人啊?

這是不是說……

「我……我可以問問……」那個人是誰?

「抱歉……這個我不能說。」

「誒,為什麼?您怕我去找她嗎?」

「這個倒不是……」因為自己並不是近視很重的人,日向祇有工作需要集中精神才會戴眼鏡,鼻樑現在有些疼了,他把眼鏡摘了下來。

「應該說,你要想找,也找不到她的,她不存在在這個世界。」

女孩子看著日向苦惱的表情,半晌才反應過來日向的話中的意思——他心儀的女孩子,已經不存在在世上?

「那……?」

「是的。」日向點了點頭,「確切地說,她對我有沒有相同的感情,我都不清楚。」

「…………所以……我可以……?!」

聽見日向的話,女孩似乎又重燃了希望一般,然而日向抬手制止了她繼續說下去。

「對不起,妳不需要等我。這件事,我堅持了很久了,若是我想要給予他人機會,也不會拒絕妳了。」

女孩認真地看著日向,那雙先前冷然的眸子沒了眼鏡的遮掩,更加清晰地能看出男人的固執,他是認真的,一如他所說。

可是,這一年多自己的堅持,也同樣不是開玩笑啊?她咬了咬唇,再次開了口:

「那麼,我可以問問她是怎樣的人嗎……?」

日向看著對方尚且留有一絲希望的眼神,聳聳肩,「好吧……她是個……怎麼說呢……很隨性的人。」

「誒?」

「嗯,很隨性。」日向稍稍抬起頭,望著遠處湛藍的天際,眼神逐漸飄遠。

賈巴沃克島地處海中央,空氣自然和城市不同,回歸工作之後,未來機關也將這一處重新編制進了工作地域,甚至,因為地理環境優勢,這個地方也成為了一個十分有利的隱蔽要塞。

沐浴在金黃色的陽光之下,整個小島即便空氣都透著和煦的溫暖,這讓日向想起了女孩子的笑容,即便那個孩子不常微笑。

「她對於自己喜歡的事情十分熱衷,有時候會熱衷到不睡覺的程度,所以經常一副沒有睡醒的模樣……」

「之所以說她很隨性,是因為她做事情在我看來都是依著本能反應,有時候感覺是被她帶著這麼做的,不過不會覺得不舒服便是了……」

日向絮絮叨叨地說著,深色的眸子逐漸在藍色的天空下變得柔和,腦海中描繪著粉紫色頭髮的女孩子的模樣,每一次開口,都彷彿將已經在記憶角落中淡忘的身影逐漸描繪出清晰的輪廓,那是那個帶著希望而來的女孩子——

「啊…!…抱歉。」眼神在一瞬間瞥到了已經低下頭的女生,日向停下了回憶,「對不起……我似乎說得太多了。」

女孩子低著頭久久不作聲,直到日向在思考是不是遞個手帕的時候,才輕輕地吐出一句「嗯……」

「前輩,您……很喜歡她嗎?」這不過祇是垂死掙扎罷了。她很清楚這一點,卻不得不親口問出這句話,好讓自己徹底死心。

「是的。」他再次戴上眼鏡,從分別至今,從未消退過。

「前輩,您可以先走嗎?我……可能要稍微再呆一會兒……」

日向走在回去辦公樓的路上,很清楚方才的行為已經屬於過分,但如果不下狠心,或許對方無法體會到自己是認真在拒絕。

扶了扶有些下滑的眼鏡,日向嘆了口氣,要保持距離,真的是很難的事情,即便是心裡知道有些地方不能逾距,但是別人的心思,終歸掌握起來太困難,何況,他也不想把人心玩弄於鼓掌,真要這麼做了,他便不是日向。

「唉……」想必在那個依然坐在中庭的女孩子傷感之後,自己有了喜歡的人的事情就會被廣而告之了吧?

想了想之後自己同學試探的表情,他就覺得這比被人表白還令人頭大,這時候想想自己能有這麼多才能,也終究是一件好事。

他苦笑了一下,然後靠著牆打開了手上的幾個文件袋中夾著的平板終端機,自電子書中打開了唯一一個存檔。

孩子般鮮豔的蠟筆塗鴉躍然其上,歪歪扭扭的字體認真閱讀才能看出對方是在紀錄一天發生的事情,日向摘下了眼鏡,認真地盯著那些不知看過多少遍的日記閱讀起來。

既然要打一場硬戰,那麼讓他好好儲藏一下動力備戰,也是應該的吧?


fin.

评论
热度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