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cho-Wonderland=腦洞奇境

頭像by:Rifsom
背景by:Dhiea
↑我的兩位天使❤【不要再癡漢了喂

【ただの廃人です。】

凍庫肉的囤文倉庫。

熱愛一人樂的無聊人士;潔癖重;墻頭多;不混圈,也沒興趣。

不開放任何授權,無斷轉載拒否。

回復可能稍慢,感謝來訪。٩(ˊᗜˋ*)و

提示:最近【十分雷宜朱】←重點標註,請不要自討沒趣留言您的喜好給我添堵,不然發作起來大家都難看。

[刀劍|燭俱利]《無論如何也不想碰觸》第一章

前回指路:【序章


※ 我並不是什麼大大,但是也請大家高抬貴手不要無斷轉載,包括lofter一鍵轉載也是無斷轉載,一旦发现停更一切燭俱利相關。




第一章 大俱利伽羅和審神者

 

成為人形,或許是最近的事,但是擁有被人類稱為「意識」能作出思考這樣的行為,卻並不是現在才有的事情。

所以大俱利伽羅在睜開眼睛不久之後,便明白了他現在的處境。

以紅紗遮面的少女的身邊端坐著一隻臉上畫有花紋的小狐狸,暗金色的眸子游移片刻,他握緊了手中的劍,金屬在刀鞘裡發出了輕微的鏗鏘聲令他集中了精神,亦似乎在召使著某種力量。

男人面無表情居高臨下地看著眼前纖細的女孩子,然而穿著十分正統的巫女服飾的姑娘卻似乎一點也不覺得那雙金眸可怕——話說……透過那一層紅布,她能看見自己麼?俱利伽羅眨了眨眼睛,片刻之間為了些不必要的事情又分了心。

「嘻嘻……」細碎的笑聲自遮住少女臉龐的紅布之後傳來,大俱利伽羅的眼眶動了動,卻依然沒有說出口,只是看著女孩子自衣袖裡伸出潔白的手,輕輕撩開那掛著金色穗子的紅布,烏髮的姑娘稍稍低頭,像是在和那隻看似乖巧的詭異狐狸要作什麼交流。

在俱利伽羅依然看不見巫女小姐容顏的角度,那布簾之後又傳出了好聽的聲音,「吶,可以了嗎?」

狐狸動了動尾巴,像是沒有拒絕,而後大俱利伽羅見到了神無月焰那張以人類而言可以稱得上漂亮的笑顏。

 

++++++++++

 

——說是這麼一說,大俱利伽羅也願意承認,即便是作為看盡人類發展歷史的付喪神,神無月的臉也真是好看到讓他都為止窒息一瞬的程度。

但是皮相終歸只是表面,按照人類的時間計算,芳齡17歲的焰是個美麗的少女,自小教養得體的緣故,光是在長廊上行走的畫面都優雅得像是一副畫,更別提那清脆的嗓音,似是不沾染一絲塵穢,任誰見到她都會覺得那真是天上下凡之人。

當然因為之前說了「但是」,所以這件事自然就會有轉折——擁有這樣完美外表的神無月耐性並不是很好。

最能從大俱利伽羅這兒凸顯的例子就是俱利伽羅在晃神之後,發現神無月對他伸出了手,這姿勢俱利伽羅想到似乎是維新之後洋人帶進來的西方見面禮儀,看來她是想要和他打個招呼——從未想過自己會有一天變成人形的大俱利伽羅猛地退了一步,一瞬間不知道是否該接下這橄欖枝。

他想了半天,覺得自己還是得向這個人作個自我介紹的吧?

但很可惜,在他腦中經過了一系列亢長的掙扎找到了屬於自己的聲音的最後,他依然沒有對這位審神者伸出手,只在大家都愣住的一瞬間憋出了一句怎麼都不像是介紹自己的話:

「大俱利伽羅,沒什麼好多說的,沒興趣和你們混熟。」

……。

沉默在櫻花滿佈的煉刀房裡慢慢展開,如果這是在荒野,說不定還會有狂風卷著草團飄過。

雖然說的是實話,但是俱利伽羅多少也是感覺到對面死一般的沉積,和某種隨之而來的即將爆發的情緒,然而還沒等他開口,他的下巴就一陣劇痛。

——美麗的少女一記勾拳把比她高了一個頭多的男人直接揍飛上了天,大俱利伽羅捂著下巴找不著北地自地上坐起來的時候發現一隻踏著木屐的腳毫不顧忌地踩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紅色的袴裙邊上是慌慌張張地扒著裙子的狐狸和刀匠先生。他抬頭看見神無月扭曲地揚起一邊唇角,笑得十分可怕的女孩子正把手指關節捏得「咯吱咯吱」作響。

……他是不是惹到了什麼不該惹的人?不知為何方才還微笑可人的巫女小姐變成了幾乎如同厲鬼一般的模樣,棕髪的男人突然背後隱約有些涼意。

「哈?」咬牙切齒地自牙縫裡冒出一句,神無月的額角青筋暴起,「你剛才說了什麼?」

大概如果當時不是有正好幹完農活自田間歸來的同田貫正國還有加州清光和出來散步的藤四郎家的前田在,大俱利伽羅堅信自己估計會當場被自己的主人給手動碎了。

「哇啊啊啊啊啊!Q口Q主人!!不可以!!這可是古董啊!!就算是已經有了魂靈也經不起您這樣折騰的!隨便亂來說不定會被政府殺掉的哇啊啊啊啊!!!T口T」加州清光被嚇得不輕,當時已經語無倫次還要抱住盛怒之下的神無月,要說是在勸阻不如說更多是在搞笑。

……說真的,加州清光,你自己也是古董……。——當然俱利伽羅是不會當場說出這種會讓所有人都冷場的吐槽的,最後的結果自然還是身上被踹了幾個木屐的印子了結的。

一開始被告知要做焰的近侍,大俱利伽羅的心是拒絕的。雖然也不是怕死這種事情作祟,但他總歸是覺得自己第一天就惹了這個小姑娘,說不定那時候沒死成,之後難保自己可能不會生不如死。

不過這事兒由不得他願意還是不願意,嘴上說的再毒,主從之間的關係依然是絕對的。既然他是因為神無月的意志才會出現在這兒,那麼對於他來說,焰的命令就必須絕對服從,這是禁錮在付喪神身上如同看不見的鎖鏈一般的詛咒。所以,即便是神無月讓他生不如死,他也只有挨的份了。

然而他當時並不知道神無月是個脾氣來得快去得也很快的直爽人,所以在提心吊膽地進入審神者的書齋之後戰戰兢兢地正坐了大半天,才發現人家根本沒空理會他是誰、做過些什麼事情,只是需要有個人接替加州清光的位置替她搬運那些多得要死的卷宗。

順便一提,換人的原因是當時的清光因為出戰被敵對刀劍陣營的太刀砍成了重傷,在手入室躺著出不來。心疼這個自接受任務來到本丸便陪著她的打刀的審神者怎麼肯讓他繼續強撐著幹活?自然是命令對方好好休息著不要想東想西。

那時候俱利伽羅站在門口想,除卻暴力這個屬性,神無月焰的確是個十分完美的主人。

大俱利伽羅來的時候,17歲的女孩子當時被政府派發用來管理和給刀劍之靈居住的本丸只有幾把短刀和一把太刀,但是這個大房子卻被打理得井井有條。年輕的審神者對於自己的工作十分負責,不僅每一天的戰鬥和訓練都做到絲毫不懈怠的情況下,還能讓那些比她大了不知多少輪迴年歲的刀配合自己把這麼大的房子收拾得乾乾淨淨。

神無月這個姑娘算不上運氣很差,但也絕不能稱得上幸運值很高。俱利伽羅看著她每天和刀匠商量今天煉刀的配比,卻沒見到她鍛出一把大太刀。然而小姑娘心態端得倒是一碗水波瀾不驚平又平,從來沒有覺得很急或者很難過。一個月下來,倒是俱利伽羅心裡有些不踏實,脾氣也變得壞了些。

「鏘~!」

而似乎老天爺也就是愛開玩笑,在大俱利伽羅陪著神無月去刀房時差點又惹得對方踹他的下一刻,一把大太刀突然在櫻飄雪中出現了。

正太模樣的大太刀跳到了地上,看見穿著巫女服的女孩子騎在咖啡色皮膚的男生身上掐著對方的喉嚨,驚訝地張大了那雙綠色的眸子。在此之後,回想起當時那光景,兩位當事人還是覺得一陣酸爽。

 

++++++++++

 

「嘿!」

被拍到肩膀的男人扭過了頭,卻發現身後沒有人,正當他奇怪的時候,右邊耳朵邊上突然響起了「磅!」一聲,而後肩膀一沉,他的身上就掛上了一個審神者。

在這之前也被這樣突襲過而飽受驚嚇的大俱利伽羅捋了捋情緒,然後默默地背著嚇他的女孩子往書齋外的長廊走去。默默地把審神者放在長廊上之後,似乎因為對方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偷襲而不滿的女孩子撅起了嘴巴。

「……幹什麼。」

神無月不開心地扭頭,「真無聊。」

「……我又不是為了討妳開心才來的。」

「可你也不是為了討我不開心才來的吧!」連一句抱怨都沒有實在太沒有感情了!漂亮的審神者非常不滿對方的反應。

俱利伽羅想了一想,恐怕問題的來源是因為自己出戰的時候說了想要一個人戰鬥,其他人自便的話,惹來了兄弟眾多的栗田口的擔憂吧?

「總覺得……大俱利伽羅殿下的話,多少有些寂寞呢……」

他記得有一次戰鬥之後,站在大俱利伽羅不遠處的前田藤四郎和秋田藤四郎這樣說。

是這樣嗎?

萬籟俱靜的夜晚,俱利伽羅坐在門邊看著螢火蟲繚繞的庭院想。事實上,他能感覺得到「感情」,就像栗田口的短刀對他的好意他能體會並表達謝意,但他終究不是人類,為什麼需要七情六慾呢?

刀,不就應該只需要知道如何斬殺不就行了嗎?

所以神無月和栗田口的話對於他而言是無解的,因為他並不需要感情。於他而言,作為刀走上戰場、戰鬥、以一把刀劍的身份靜靜地在時間洪流之中默默看盡凡塵,便是他這一生恰如其分該做的事情,何必需要和什麼人——或者說什麼刀混在一起?更何況……

他垂下了眼睛,更何況,他不過一把無銘刀,和誰在一起,或許都不合適。

點燃的蚊香在陶瓷燒製的香爐裡裊裊伸出一線灰白的煙絲,在俱利伽羅抬頭的時候突然靜靜消散了。

他無聲地眨眨眼,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輕輕站了起來往庫房走去。



TBC.


本來是打算寫光忠出現的,但是後來想了想光忠還是並沒有立刻出現OTZ…另外庫里醬和嬸嬸雖然關係很好但真的不是一對,互相也不是那種情愛感情,你們不要誤會嬸嬸啊她是個好人【等【。【【

评论
热度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