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cho-Wonderland=腦洞奇境

頭像by:Rifsom
背景by:Dhiea
↑我的兩位天使❤【不要再癡漢了喂

【ただの廃人です。】

凍庫肉的囤文倉庫。

熱愛一人樂的無聊人士;潔癖重;墻頭多;不混圈,也沒興趣。

不開放任何授權,無斷轉載拒否。

回復可能稍慢,感謝來訪。٩(ˊᗜˋ*)و

提示:最近【十分雷宜朱】←重點標註,請不要自討沒趣留言您的喜好給我添堵,不然發作起來大家都難看。

[2015 Halloween]Trick or Treat!

正確的喂糖方式


*《Psycho-Pass》二次創作

*狡嚙慎也x常守朱

*BG向

*OOC,OOC,OOC

*萬聖節快樂,請大家吃糖>w0




常守拿了一杯橙汁,又扶了扶腦袋上裝飾得超級誇張的大巫女帽。

二課的同事在他們課室的人進場的時候便開心地拉著常守坐在沙方區聊天,那個打扮成殭屍護士的姑娘是個做事十分迅速的人,速記和語速自然也很快,常守聽著她說這說那,最後能記得的也就「今天天氣真好啊!」和「今年的萬聖節派對辦的比往年都盛大呢,上年因為年底工作繁忙沒有辦,還以為以後也不會辦了呢……」。

大概快半小時之後,常守終於還是擺擺手和對方示意自己要去和別人打招呼,最後才終於擺脫了熱情的同僚。

「唉……」有些心累地嘆了口氣,常守捋了捋坐皺的裙子。今天她的裝扮是魔女,黑色的洋裙上是暗紫色的花紋,綴以金色的配飾和裝飾花邊,加上兩個超級蓬的裙撐,拎著一個鬼臉南瓜桶,比起可怕這樣的名詞,怎麼看都是可愛的見習女巫。

她抓著帽子艱難地走著,這套衣服是比自己年長的兩位女同事給自己挑選的,的確作為一個剛入社會的新人,身材又不高挑,做這樣的打扮是挺適合,然而這種被課室的同事當作小孩子對待的感覺多少還是讓年輕的監視官有些無奈。

然而這樣的事情如果擺在現在一課眾人的緊張氣氛面前,也就不值得一提了。

事情的起因是萬聖節派對之前,大家夥在課室裡一起集合的時候——


++++++++++


「我不明白。」

宜野座伸元這麼說的時候縢秀星還在選髮夾。

「什麼不明白?」拿起裝飾著萬聖節南瓜的髮夾,縢問邊上板著臉的男人。

「當然是不明白為什麼作為日本人,我們要慶祝這種西方節日。」

似乎十分不滿自己頂著巨大的螺絲釘扮作科學怪人的模樣,宜野座煩躁地推了推眼鏡,周圍的人幾乎不需要他說出口,也能明白他用了很大的意志才忍住沒有發作把頭上的髮箍丟掉。

「嘛,反正能開心地聚會,有什麼關係嘛?」選到了有趣的髮飾顯然十分開心的縢十分不以為然,對於喜歡熱鬧的他來說,有個能和大家一起玩的機會豈能錯過?所以對他而言理由什麼的並不是很重要。

「當然很重要,這種節日就說明會有大型聚會,有聚會就有可能會有色相混濁的可能性!」

……。

宜野座焦慮地皺眉的瞬間,原本熱衷於萬聖節裝扮而熱熱鬧鬧的刑事課一係辦公室也一瞬間安靜了下來。即便是覺得宜野座的憂慮未免太過神經質,但作為一個每天面對這類事件的刑警而言,這樣的擔憂也不無道理。

就當所有人都在糾結於怎麼勸第n回不滿於參與這樣的異國節日派對的宜野座時,坐在常守座位前方第一位的男人突然開了口:

狡嚙把幾乎抽到濾嘴的煙頭往煙灰缸裡擰了擰,然後抬起頭說,「宜野,我是不是每年都要說兩三遍,你是新人嗎?」

……。

這一次,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氣,就連方才宜野座說話都沒有停下在眼角下方畫上十字紋樣的六合塚也稍稍睜大了眼睛停下了手。

火山爆發前也就是眼前的場景了吧……常守坐在會場沙發上的時候還心有餘悸。老實說狡嚙也不是第一次和宜野座鬥嘴,她也清楚二人自學生時代便認識,所以看多了也並不在意,權當兩個男人因為是熟人自然而然回到學生時期裝幼稚。

愛熱鬧的縢正在和三係同樣喜歡電子遊戲的同事在自助餐區拿食物吃,宜野座正在和鑑識課的人打招呼,估計是因為之前還沒有解決的槍擊殺人案的事情在和對方交談,戴著眼鏡的男人面無表情,只是在對方打趣的時候才偶爾勾起嘴角表示贊同。

常守抿了抿唇,棕眸又往宜野座反方向望去,在吸煙區有個黑髮的男人靜靜背對著他們坐著,灰藍色的煙霧不時飄上半空,而戴著羊角和蝙蝠翅膀,打扮成惡魔的男人始終都不和人搭話,靜靜地坐在房間一角。只有一樣在吸煙區的征陸坐在他邊上一邊抽煙,一邊跟著會場的音樂手指打著節拍。他們不遠處的窗邊能看見打扮成魔女的唐之杜那頭耀眼的金髮,她的邊上站著六合塚。

「唉……」常守再次嘆了口氣,不知此刻該如何行動。

狡嚙正在生她的氣。

其實這件事能說成他為什麼會找宜野座的茬的原因吧……常守心想,遷怒的確是太不應該,但作為真正的始作俑者,常守也只能在心裡默默對宜野座說抱歉了。

交往以來這是第三個月,狡嚙從未強迫她做不願意的事情,卻也不會掩飾自己對於作為戀人的常守的索求,肢體的接觸不提,親吻也是十分稀疏平常的事。但是比起年近30的男人,剛入二十代的常守十分不善於用這樣直接的方式表達感情,沒有戀愛經驗的女孩子總是因為無法習慣而害羞。

昨天便是因為這樣又推開了對方。

男人似乎是理解這樣的事情的,但是這樣的事情頻繁發生,狡嚙也變得有些浮躁了起來,她能感覺到對方的態度微妙的變化,然而攤開事情說,似乎對目前的她來說又有些困難……

真是苦惱啊……戀愛這種事情。

但是無論如何,逃避總不是回事啊……常守掏出一顆同事塞在南瓜桶裡的糖拆開包裝塞進嘴裡,入口那一瞬的甜和隨之而來的酸讓她無奈地笑了起來。

一個晚上的時間很快就過去大半,警視廳裡平時的工作壓力讓警官們不會放過任何一個能夠狂歡解壓的機會,於是以縢秀星和唐之杜等人為首的這群早已脫離兒童這個稱號許久的成年人也都舉起了自己手中的糖果罐向周圍的同事要起了糖果。

「不給糖就搗蛋!」打扮成狼人的縢秀星突然撲到常守身上,把常守嚇了一跳。

「給。」

「3Q~咦,小朱不開心嗎?」

「誒?」常守心撲通一跳,「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妳很心不在焉嘛!」縢把塞在毛茸茸的手套裡的糖果拿出來吃,「這種時候就要好好地搗蛋一下!然後就會笑起來啦!」

「誒?」

「不懂?就像這樣喔?」看著一頭霧水的常守,縢作勢要對常守搔癢,並不怕癢的女孩子立刻反射性地護住了自己怕癢的腰部往沙發一側移去。

啪!

就在縢翻過沙發要撲上去的時候,突然有人對著他的後腦打了一記。常守看著他賊笑的臉被打翻,抬眼便看見裹著繃帶的征陸把糖放進了她的南瓜桶裡。

「好痛!大叔你下手好狠啊喂!」

「不要隨便對女孩子,尤其還是自己的上司做出這種性騷擾一樣的行為。」

「切,大叔一點幽默都沒有!」對征陸吐了吐舌頭,縢一蹦一跳地跑開了。

「啊……謝謝……」常守舉了舉手裡的罐子,謝謝對方替她解圍。

「沒什麼,萬聖節快樂。」

「是的,萬聖節快樂。」

服務生端著香檳走過,征陸拿了一杯啜了幾口,但是二人只是坐在沙發上聽著大廳裡震耳欲聾的音樂沈默,常守轉了轉眼睛,剛想開口講些什麼,突然就聽見征陸的聲音。

「小小姐,煩惱如果只是一味思考,是什麼都不會改變的喔?」

「誒?!」

自己有暴露得這麼明顯嗎——話說!!她和狡嚙交往的事情從來沒有公開過?!

大概是常守的眼睛睜得太大,又或許是嘴巴能塞下一顆雞蛋,征陸忍不住小聲地笑了起來,「天下沒有永遠能藏得住的秘密,尤其,妳不是個難懂的人啊……」

稍稍頓了頓,他又繼續說道,「我想,有個人,也不是特別難懂。」

「……咦?您是說……」

征陸微笑著豎起食指在嘴前,「我想,他現在很消沈呢。」

「可是……」

「有些事情,縢不能對妳做,但是,妳可以對別人做呀?」

中年男子笑得溫和,眼角的皺紋也彎成了和藹的角度,常守盯著對方的眼睛看了幾秒,然後跟著他露出了微笑。


+++++++++++


——「不給糖就搗蛋!」

狡嚙丟掉煙頭,往洗手間走去的時候,在轉角被突襲了。

男人看見鬼臉南瓜杵在自己面前,茫然地和祂對視了幾秒,然後看見拿著祂的常守抱著大大的巫女帽盯著他。

墨色的眼睛盯著她看了幾秒,然後嘆了口氣。

「……呃,那個……不是……」顯然知道自己剛才的行為太突兀,常守不好意思地縮了縮肩膀。

「不生氣了?」

「啊?」

「妳之前不是生氣我親妳嗎?」

「啊……?不是你在生我的氣嗎……?」

「……。」

「……。」

顯然他們之間有些誤會,兩個人都有些愣住地對著對方眨巴眼睛,然後狡嚙突然笑了起來,脫力一般靠在了牆上,裝飾的尖牙露出了嘴角,此刻因為男人開懷大笑的表情顯得有些可愛。

「看起來我們都誤會了呢……」常守也笑了起來,抱著圓桶看著狡嚙。

「抱歉,是我沒注意場合。」舔了舔乾燥的嘴唇,狡嚙拉過常守圈在懷裡說道。

「不是的……!」

「嗯?」

「不是……是……那個……」常守的臉熱了起來,她害臊地拿南瓜桶遮住自己的臉,「是……因為……很不好意思啊……」

「啊?吻嗎?」

「嗯……因為……舌頭……不習慣啊……」豁出去一樣,女生閉起眼睛說。

預想得到對方的沈默,常守有些心驚地自南瓜桶後面偷偷往對方那兒看去,卻聽見狡嚙突然說,「想要糖嗎?」

「什麼?」

常守茫然地看著狡嚙鬆開一隻手在褲子口袋裡掏了會兒,然後拿出了一顆糖。他十分果斷地拆開了包裝,然後咬住了糖球。

在對方低頭往她這兒湊的時候,常守才明白對方的意圖,女孩子的臉立刻像熟透的蘋果,耳根都紅了。

「給。」

「……請用正常的方式給我糖!」

一邊注意周圍有沒有人通過,常守壓低了聲音近乎悲鳴一般地怒吼。男人的力氣很大,她要花費很大的精力才能壓住對方逐漸收攏的手臂。

把糖舔到口中含著,狡嚙說,「只有這一顆喔,我也想吃糖啊。」

「我有……」

「別掃興致啊,親愛的。」男人湊近了臉,在常守的唇邊低聲說道,「既然不習慣,那麼只要做到習慣不就好了?」

對方的氣息熱呼呼地噴在自己唇上,常守覺得自己的臉燒得更厲害了,但就這樣讓狡嚙得逞實在太沒出息了,「……你這是強辭奪理吧?」

「別這麼無情啊……我喜歡妳啊。」

常守因此心跳加速了,她拉了拉帽子,「奸詐……。」

狡嚙沒說話,只是聳了聳肩笑了起來,然後低頭將唇印上常守的。

柔軟的舌頭輕輕滑入口中,連同甜膩的糖果,舌頭卷著糖球在口中輕輕摩擦,常守活動著喉嚨吞嚥甜膩的唾液,在二人變換角度接吻的瞬間輕喘出聲。

「呼……啊……」

黏膩的吻後二人唇間牽起了銀絲,狡嚙舔了舔甜得有些膩的唇,將常守唇角溢出的津液舔去。

「萬聖節快樂。」笑得得意的惡魔將懷裡的魔女抱緊。

「哼……混蛋。」嘴唇被吮得有些刺痛,常守擦著嘴氣呼呼地說。

早知道就讓你再多誤會一會兒,不原諒你了!

「現在晚了。」男人刮她的鼻子笑道,「看見妳的臉就知道了,妳不會生氣太久的。」

「為什麼?」

因為妳喜歡我呀,男人笑笑,再次低下頭。


fin.


「宜野?……喔,他這個人生氣也很快就因為其他事情忘了,沒必要擔心太多。」

「……。」

這個人果然很惡劣。


魔女的形象參考的是之前夢100萬聖節活動的小傘日覺~

评论 ( 10 )
热度 ( 7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