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cho-Wonderland=腦洞奇境

頭像by:Rifsom
背景by:Dhiea
↑我的兩位天使❤【不要再癡漢了喂

【ただの廃人です。】

凍庫肉的囤文倉庫。

熱愛一人樂的無聊人士;潔癖重;墻頭多;不混圈,也沒興趣。

不開放任何授權,無斷轉載拒否。

回復可能稍慢,感謝來訪。٩(ˊᗜˋ*)و

提示:最近【十分雷宜朱】←重點標註,請不要自討沒趣留言您的喜好給我添堵,不然發作起來大家都難看。

[Gangsta|尼爱]《Kiss/接吻》

※ 《Gangsta》二次創作

※ 尼古拉斯×愛麗克絲

※ 短打小狗血,其實沒什麼味道……設定在這幾個月連載事發之前,街區還和平的時候。

※ 送給澈太太=3= 希望能解個渴

 

愛麗克絲醒過來的時候腿抽疼得她咬起了牙,天氣開始冷了,蓋著薄毯睡在客廳容易被凍醒,小腿抽得她整個人踡了起來,然後她小口呼吸著把腿繃直。

總算緩和了一些的時候她試著爬起來,卻突然因為走樓梯的聲音停了一下。

「尼古拉斯?」

愛麗克絲裹著毯子自沙發後背後小心翼翼地抬頭問,意料之中地沒有獲得黑髮的男性回答,對方看了她一眼,便自顧自往掛著外套的衣架快步走去。

今天他沒有穿襯衣和西服,和之前一般換了一身工裝連體服,整個人看起來年輕了幾歲,愛麗克絲盯著他呆了幾秒,胡亂地猜想著尼古拉斯大概是一早就要去工作什麼的吧,最後還是肚子輕輕咕嚕了一聲之後終於忍不住站起來打算去地下室的冰箱找點食物。

就在她站起來的瞬間,小腿的抽疼終於還是麻痺了她的肌肉,還沒等她感覺到自己已經傾斜了身體,她就已經往邊上倒了下去。

——糟糕!!

眼瞧著自己要撞到桌子上,突然眼前卻一陣黑色迅速漫開,胡亂揮舞想要抓住什麼的手臂也被一併收攏,指甲掛搔了什麼的感覺在這一連串的騷動裡排在了最後。

「誒……?」

被人緊緊抱在懷裡的觸感是在疑問句之後發現的,愛麗克絲這才發現是尼古拉斯抱住了她,粗糙的布面夾克貼在她只穿著短打吊帶的身上觸感十分明顯——胸部,壓到了。

「抱……抱歉!!」愛麗克絲像被燙到一樣裹著毯子跳離了對方,留下一雙藍色的眼睛偷偷看著對方的反應。

尼古拉斯倒是相當平靜,不過像是預料之中一般歎了口氣,隨後站了起來往門口走去,速度快到愛麗克絲都沒來得及問他吃沒吃過早餐。

手指感覺到了墜感,愛麗克絲抬起手,發現了繞在指尖的掛牌。

叮噹作響的金屬片,上面刻著尼古拉斯的名字和來歷,因為主人的不愛護已經傷痕累累,卻也仿佛是青年自身的映照,提醒他人這個人一路走來的艱辛。這和「黃昏人種」身份證明一樣的東西,她從未見到對方離身,如今卻被自己不小心從對方身上拿了下來。

「……怎麼辦……」

沃裡克說過要下午才回回家,三個人只能說得上是同居人而已,她從未主動過問過他們的行程,更不要說知道尼古拉斯會去什麼地方。

叮噹——

鼻尖嗅到了掛牌上傳來的金屬的氣味,仿佛尖銳的刀刃一般,愛麗克絲感受到了一絲冷冽。那是伴隨著在這個街道上生存的男人身上的氣息,像是區分於他和她們之間不同的某種信號,在意識到的那一刻逐漸轉為濃烈的硝煙氣息。

清澈的藍眸靜靜地盯著那破舊的掛牌,在空氣裡,金屬帶著一絲涼意,就像尼古拉斯直指對手的日本刀一般無情地奪取暖意。

麥色的手輕輕顫抖了起來,黑髮的女人抿緊了嘴唇。

為什麼……她低頭想,明明,那個人的手,是如此的灼熱,此刻卻無法感覺到任何溫暖,就像那個人捉摸不透,無法靠近的心一樣。

愛麗克絲抬起手,輕輕將唇印在了牌子的背面。

如果給予溫暖,是不是,能將自己的溫暖傳達到對方的心中呢……?

而後仿佛好笑此刻自身的多愁善感,她淡淡地笑開了,將掛牌輕輕放回辦公室的桌子上。

一個自己都無法拯救的人,如何向他人張開雙手……?

揪著鬢角的頭髮,她把頭埋進自己的手臂裡,覺得自己實在可笑。

——吱呀……

開門聲讓她回過了神,抬起眼睛便看見黑髮的男人打開門走了進來。

「啊……」愛麗克絲的臉頰邊滑下了冷汗,方才自己的動作,不會被他看見了吧……?

狹長的眼睛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便只望向了桌上的掛牌,尼古拉斯走過去拿起了自己的牌子。

「……呃,剛才摔倒的時候不小心勾出來了,不好意思!」

氣氛實在尷尬,愛麗克絲大聲解釋著,心跳快得讓她的臉上要泛出血色。而尼古拉斯也只是再次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才比劃了幾下手。

【沒關係。】說完,他又急忙往門口走,愛麗克絲忽然想起了之前想問他有沒有吃過飯,然而張了張嘴,最後還是選擇沉默地靠在了辦公桌邊。

我真是……愛麗克絲無奈地閉了閉眼睛,抬眼卻發現男人還站在門邊。見她往自己這兒看來,他的手又比劃了幾下,才關上門。

愛麗克絲沉默了幾秒,然後翻起了放在茶几上的手語書。

【我會回來吃午飯。】男人這麼告訴她。

訝異了一瞬,隨後身體不知為何不再覺得冰冷,變得溫暖了起來,愛麗克絲的唇角輕輕地揚了起來,那是個溫暖的笑容。

這是說,她靠近了他一步嗎……?


 ++++++++++


黑髮的男人跳上了屋頂,忙碌的工作總算告一段落,把最後一塊瓦片固定好,他擦了擦汗,看太陽快要攀上天空當中,他盤算差不多可以準備回家了。

掛在脖子上的掛牌因為彎腰的動作滑出了衣襟,垂到了臉頰邊上。尼古拉斯剛想抓起來,便聞到了一股潤唇膏淡淡的氣味。

狹長的黑眸輕輕瞇了起來,他知道是沃裡克前陣子給愛麗克絲的東西,因為他說她的嘴唇總是很乾燥,需要滋潤。

摘下手套,尼古拉斯的手指輕輕撫弄掛牌的背面,潤唇膏被體溫融化,在金屬表面產生了滑膩的感覺,男人刀鋒般尖銳的眼神卻順著觸感柔和了下來。

早上發現自己的掛牌不見了,他立刻就回家想拿回來,卻撞見了本不該會出現的畫面。愛麗克絲的確反應得很快,只是她不會想到,會因為沃裡克的關心留下了痕跡,而這是讓人無法忽視的侵蝕感。

黑髮的漂亮女人,用那柔軟的唇,親吻了他的東西啊……

咔噠。男人閉上了眼睛,就著還有潤唇膏氣味的地方輕輕地咬住了掛牌。


Fin.


评论 ( 19 )
热度 ( 6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