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cho-Wonderland=腦洞奇境

頭像by:Rifsom
背景by:Dhiea
↑我的兩位天使❤【不要再癡漢了喂

【ただの廃人です。】

凍庫肉的囤文倉庫。

熱愛一人樂的無聊人士;潔癖重;墻頭多;不混圈,也沒興趣。

不開放任何授權,無斷轉載拒否。

回復可能稍慢,感謝來訪。٩(ˊᗜˋ*)و

提示:最近【十分雷宜朱】←重點標註,請不要自討沒趣留言您的喜好給我添堵,不然發作起來大家都難看。

[PP|上司獵犬]越過海的那邊能遇見什麼?

☆狡朱

☆AU,架空設定…,設定沒寫全還……可能又會想太多【【【

☆占空留位,我就是想談戀愛而已…

☆我的幸福都靠你了左邊。請務必和我結婚【煩

 

 

 

序章

 

噹啷——

靴子踹到了擺放在路一邊的酒瓶,男人踉蹌的腳步變得更加不穩。喉嚨裡咕噥著不知是什麼的抱怨,在虛空地飄了幾圈後,最終還是摔在了地上。

「真疼啊……」

貧民窟的路面不比光鮮亮麗的商業街,衹是謀求生存便已耗盡心力的人們無心整理生活場所,金髮的男人在地上滾了一圈,摔了個灰頭土臉,手上的酒瓶也丟了出去,綠色的瓶子一邊撒出金黃色的酒液,一邊骨碌骨碌地往前滾。

「……嘖。」白皙的臉早已被酒精染得通紅,男人飄忽不定的眼睛在昏暗的路面轉了好幾圈,才發現了不遠處滾出街區的酒瓶——那是個與貧民區相鄰的地方,卻不比這兒蕭條陰暗,受政府管轄的港口配置了先進的汽油燈,即便是夜晚,也像白晝一般亮堂。

抓了抓已經髒亂一團的金髮,男人掙扎著爬起來,往自己掉下的酒瓶衝去。

真是不走運啊……醉鬼一邊哼著不成調子的無名曲,一邊將瓶子裡殘留的酒往嘴裡灌。今天是發錢的日子,總算能一飽酒癮,男人很是開心,即便大家在酒店聚餐時已經喝得醉醺醺得,出門的時候他還是不忘捎上一瓶開封後無人問津的酒——不拿白不拿嘛,不是麼?

帶著濕氣的海風吹過,讓喝得一身燥熱的男人感到了愜意,他嗅著腥咸的氣味,一屁股坐在了堤岸邊。

夜晚的碼頭除了尚在務工的船員,大概也衹有向他這般的醉鬼和閒情逸致的情侶才會出現,偌大的一個港口,此刻安靜得衹有海潮湧動的聲音,和船隻不時碰撞的動靜。居住在海邊多年的金髮酒鬼十分熟悉這聲音,打了一個酒嗝,他一邊搖頭驅散充斥酒精臭味的口氣,一邊開始昏昏欲睡……

——啪沙!

幾滴水撒在了他的身上,男人感到身上幾絲冰涼,暈暈乎乎地抬頭,發現是海水打在了他身上,他才安心地舒了口氣。

——碰咚!

巨大的撞擊聲卻在不遠處再次突然響起,那是什麼巨大的物件落水的聲響,在寧靜的海岸邊聽起來格外清晰。

男人瞇了瞇眼睛,不確定地輕輕起身,不安壓過了酒精帶來的麻痺,突然在身體裡擴散。他不自覺地壓低了身體,往在自己不遠處那發出奇怪聲響的碼頭走去。

綠色的眼睛緊緊地盯著木質的地板,這個碼頭被兩邊停泊的船隻巨大的船身給遮掩住了,汽油燈的光照不到深處,衹能藉助適應了黑暗的眼睛觀察一切。常年被水浸透的木料每踩一步都會吱呀作響,男人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去,盡量不弄出更大的聲音,一步一步躡手躡腳地前進。

好不容易走了快一半,這時遠處燈塔的光芒照了過來。一瞬間,他瞪著眼睛發現碼頭上根本沒有人!

風突然強了一些,吹乾了男人額角邊沁出的汗液。

「……什麼嘛……」大概是船上的船員把什麼垃圾丟掉的時候發出的聲音吧?男人可笑自己瞎緊張,自嘲一般地吐出一句。

一面反省自己因為發工資而貪杯熬夜產生了幻覺,他決定現在趕緊回家睡覺。然而,就在他轉身的瞬間,一個類似人影一般的黑影,突然自碼頭的盡頭一閃而過。

——啪沙!

這一回,他切實地聽見了那墜落在海中的聲音!

有人落水了?!

男人瞪大了眼睛,背脊一陣涼意衝上頭頂,他瞪大了眼睛飛快地跑到了碼頭前,然而大口喘息的同時他發現,這兒依然什麼都沒有。

「……誒?」

金髮的男子奇怪地四下張望,不知此刻究竟是怎麼回事。而就在他轉身想要往回尋找的時候,一隻手攀上了木質的地板上。

真是不走運啊……

男人掉落在水中的時候想,自己衹是愛喝酒而已,為什麼會突然就落了水?然而酒精的作用沒有消失,這讓他根本沒有力氣擺動手臂游泳,衹能眼睜睜地等待死亡。

黑暗逐漸籠罩了意識,男人張開嘴,卻衹有咸苦的海水倒灌進來。

——。

但苦痛卻並沒有更加猛烈地降臨,更奇妙的是,不知從哪兒飄來了悠揚的歌聲,逐漸開始迴蕩在腦中,那美麗的旋律像是滴落靜湖中的一滴水,泛出一波一波漂亮的漣漪。

男人隨著海潮在水中搖擺著,意識開始飄遠,歌兒實在非常好聽,這讓他不禁更加愜意地迎接了黑暗的來臨。

在意識切斷之前,他朦朦朧朧看見了一雙漂亮的眼睛,而能以言語表達的思想衹有,那在腦中不斷迴響的旋律,絕不是,人類能夠比擬的美妙聲音……

 

 

TBC.

因為序章十分不明所以,估計第一章出現的時間非常快【

评论
热度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