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cho-Wonderland=腦洞奇境

頭像by:Rifsom
背景by:Dhiea
↑我的兩位天使❤【不要再癡漢了喂

【ただの廃人です。】

凍庫肉的囤文倉庫。

熱愛一人樂的無聊人士;潔癖重;墻頭多;不混圈,也沒興趣。

不開放任何授權,無斷轉載拒否。

回復可能稍慢,感謝來訪。٩(ˊᗜˋ*)و

提示:最近【十分雷宜朱】←重點標註,請不要自討沒趣留言您的喜好給我添堵,不然發作起來大家都難看。

[PP|上司獵犬]我的房間裡有隻黑貓。 02

☆ 前回指路:【00】    【01




Chapter 02 黑貓+裸男=?

 

先前說過,常守是個十分普通的女孩子,就像那種丟進人群裡就容易看不見的小姑娘,常守朱就屬於那一種類型。

當然,這不代表她沒什麼見識,事實上常守不管在理論常識和各種她力所能及的實踐學習上都十分優秀——自然,這就能說明她雖然已經到了會對異性的身體多看兩眼的年歲,也不代表她會因為看到異性的身體就大驚小怪開始高呼救命。

不過這個前提自然不是在她的房間裡出現了一個完全不認識的高大裸男。

常守一邊止不住地吼著,一邊迅速把自己貼到了墻上,速度太快的緣故對方能聽見十分響亮的「砰!」聲,男人的眉頭動了動,似乎是在為那個小小的身體所承受的衝擊給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破了音的叫聲持續不斷,腎上腺素爆發,常守顯然已經顧不得背上的疼,只管發洩自己此刻的驚嚇。

「……喂……」像是擔心吼過了頭,男人不自覺地轉身抬起手想要制止對方繼續喊叫——好吧,他承認一方面也是這個叫聲實在是太過刺耳了。

然而在他旋轉身體的那一剎那,常守那雙棕色的眸子瞪得更大了,她抱著自己的頭叫得像是他要吃了她一般,然後整個人都攀上了墻。

「變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媽媽——!!!!!!!!!」

——到這裡為止,男人終於還是忍不住地皺起了眉頭,用手堵住了耳朵。

然而小小的女生突然在此刻沖了過來,他下意識地想要躲開她的瞬間關上的房門也突然砰地被撞開了,一位婦人拿著刀鏟衝了進來!

「小朱?!」

婦人的叫聲女孩沒有聽見,只是抬起腳往面前的男子襠部踹去——當然沒有成功,對方十分爽快地躲開了她的攻擊,然後她倒在了自己的床上。

「……小朱??」

常守太太看見自己女兒不可置信地抱著被子從床上爬起來,對著窗子邊瞪大了眼睛,不確定地問。

「誒……誒?!媽媽?!」

「是啊?是媽媽,怎麼了?」婦人見女兒一副驚魂未定的臉,不確定地看看她,又望向床邊,棕眸瞪得老大,臉色蒼白得和白紙一樣。

常守喘得很急,她能感覺到心跳聲就在耳邊,血管因此漲疼得難受,臉上也受到影響熱得驚人,她定定地在母親和男人之間視線游移了一會兒,突然發現了一個事實,這讓她受到了某種衝擊。

她的媽媽,看不見這個男人。

……不……不可能。這……不可能……

常守臉上的血色逐漸由之前的紅潤退卻,變得越來越白,她很想閉上眼睛立刻逃開,卻在一片寂靜的房間裡,面對男人自高向下看過來的視線裡無法動彈。

男人面無表情,只是站在窗邊靜靜盯著坐在床上的女孩子,垂下的黑眸裡沒有光,只有那一抹詭異的藍色讓人心驚肉跳,常守在那雙眼睛裡恍惚看到了蒼白著臉的自己,臉孔扭曲得讓她自己都覺得滲人。

「妳……」男人靜靜地開了口,低沉的聲線仿佛自深淵而來,常守不由得打了個顫,他在發現了這一點的時候揚起了一邊的唇。

「妳,看到我了吧?」

男人的聲音低得讓人心慌,尤其又是在這種時刻,常守背脊一陣發涼,窒息的感覺涌到喉嚨口,壓得她喘不過氣,她嚇得動都不敢動一下。

「朱?」常守太太見孩子這一連串戲劇性的模樣,也被嚇到了,她走過去摸上常守,能感覺到女孩子顫抖了一下,然後輕輕軟在了她懷裡。

「媽媽我們出去吧?」

常守偷偷地瞄了一眼男人,見對方笑得一臉淡然,她覺得自己汗毛都豎了起來。她推搡著自己的母親往門口去。

「別擔心。」見常守嚇得整個人都在打顫,男人又開了口,常守整個人幾乎因此彈跳起來。顯然這種事情讓男人覺得挺有趣,他的聲音都染上了笑意,「我不會吃了妳,也不會對妳家怎樣。」

而後,在常守驚訝的眼神裡,男人突然慢慢地消失了,在常守的面前變成了一隻大個的黑貓,然後又慢慢地跛著那隻綁著夾板的腿爬上了常守墊著的毯子上。

「小朱?」

在常守媽媽發聲之後,常守才發現自己僵在了那兒有一會了。

「…………呃……媽媽……我……」常守的聲音有些扭曲,像是被嚇壞了。

「到底怎麼了?」常守太太不確定地看著孩子慌慌張張的模樣,看了看正在打哈欠的黑貓,「貓貓怎麼了嗎?」

「……媽媽,您真的?」

——「喔。」男人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常守一驚,剛想轉頭,男人的聲音又傳了過來,「要是妳對別人說了的話,有些我剛才說的規則就不適用了哦?」

「……媽媽,我剛才有點熱迷糊了……我們先去吃飯?」

常守關門的時候回了頭,發現黑貓已經安穩地趴在毯子上打盹了。

 

++++++++++

 

在她回到房間的時候,她看見黑貓的頭也抬了起來,黑貓靜靜地張著那對透著藍色的眸子盯著她。

「……。」常守不敢說話,只是輕輕把門關上了。

黑貓看見常守關上門,站在門前遲遲不往房間裡走,突然就笑了。

「哼……」常守發現腦中傳來了男人嗤笑的聲音,而後那個聲音靜靜地在她的腦海說道,「妳這麼害怕麼?」

常守一聽,顫抖了一下,但貓兒嚴重的嘲諷太過明顯,她突然就覺得一股氣自丹田涌上來,「我沒有。」

「那妳為什麼不過來?」

「如果有一隻黑貓會變成裸男在別人房間裡,我想是個正常的女生都會保持正常的防範距離的吧……?」

見少女的手指顫抖得黑貓都能看清,但依然梗著脖子不服輸地瞪著祂,貓兒突然又輕輕笑了笑,然後傳到腦中的聲音突然在室內響了起來,常守見到男人的身影逐漸在她面前浮現出來,嚇得瞪大了眼睛,不自覺地偏過了頭,不敢往窗邊看去。

「……噗,哈哈。」男人見她不自然地扭著身體,眼睛瞪著墻壁就是不往他這兒轉,終於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

「……喂!」常守聽不下去,最後還是扭頭瞪了他,卻在看見那一片裸露的胸膛的時候臉一紅,又轉向了墻壁。

果然還是打電話吧……常守的手慢慢往裝著攜帶電話的口袋移去。

「妳要是想報警的話隨便哦?反正別人看不見我這樣。」男人在床上一坐,翹起了二郎腿看她。

「喂!不要隨便坐在別人的床上啊……話說回來,我怎麼能相信你之前說的話啊?」常守不相信靈異事件,但是面前的這件事讓她感到了害怕,深愛自己的母親不會和這個男人串通玩這種驚嚇遊戲。

男人聳了聳肩,「妳覺得妳有能威脅我的資本嗎?」

「……你指什麼?」

男人看見她還扭著頭不敢看自己,又站了起來,往門口走去。常守聽見他踩在地毯上的聲音,逐漸不安了起來,身體也往門上傾去。之後男人慢慢地走到她的面前,高大的陰影慢慢籠罩在她身上,常守像是感覺到電流一般往後退去,背脊逐漸貼在了門板上。

黑髮的青年悠閒地看著她,然後一手扶在了她邊上。常守能感覺到頭頂他呼出的熱氣,心臟逐漸轟鳴起來,連帶著感覺整個人也忽冷忽熱地……從未被人如此對待過的少女無所適從,眼睛更是不知道往哪裡放才好,在對方往她這兒又湊近了些的時候,她猛地閉上了眼睛。

——要殺要剮都隨便了啦!!!

「呵……」

頭頂突然傳來了一聲輕笑,隨之籠罩在她身上的壓力也逐漸消失了,常守不確定地抽了抽鼻子,不知道該不該睜開眼睛。

「我說過妳不說,我就不會對妳們造成威脅。」

常守又聽見了那種仿佛直接傳進腦海的聲音,回想起方才,她深呼吸了一口,才不確定地偷偷張開了眼睛,發現男人已經又變回了貓。

所以說,剛才都是故意嚇她嗎?

見常守臉上一陣紅一陣白,黑貓舔了舔爪子,湛藍的立瞳靜靜盯著她。

「玩笑開過了就不好玩了,寄人籬下該有的禮儀我還是會遵守的,剛才我想緩和一下氣氛,不過妳的反應實在太有趣……」貓兒沒有動嘴,但是常守切實地聽見了男人的聲音,低沉的男音在腦海迴蕩著。

「……你,這是什麼意思?」要道歉嗎?常守想。

貓兒的左耳往下折了折,「我道歉。因為妳實在很不安,我不知道怎麼才能安慰女孩子……不過請妳至少讓我留到能夠自由行動為止,可以嗎?」

「……。」

「……不行嗎。」男人歎了口氣,勉強撐起了身體,顯然用貓的身體他的行動十分艱難,貓兒受傷的腿顫抖著,但是依然拖著沉重的身體往前走。

黑貓慢慢地走到常守的面前,然後抬起頭盯著她,像是要示意她開開門,讓自己出去。

常守低頭看祂走來,不自覺地輕輕咬著唇,眉頭擰在了一起。唇上的痛感告訴她這不是幻覺,她也沒有這些奇幻的想象力。

她能猜到這隻會說話會變成人的貓兒身上的故事不普通——事實上,他們相遇就很不普通。理智告訴她,她如果開了口,她便無法脫身,心跳撲通撲通地,她的心像是站在天平上搖擺不定。

「……先告訴我你的名字再說……」

常守急促地說了一句,然後又咬住了嘴唇……棕色的眼睛游移在房間裡,像是方才的話不是出自她口中。然後女孩深呼吸了一口氣,蹲了下來,棕色的眸子裡已經看不見任何負面的情緒。

貓兒的眼睛長大了些,然后在下一刻又恢復了平靜,常守自那雙漂亮得如玻璃珠一般晶亮得眸子裡讀到了某種讚賞的笑意,她不禁屏住了呼吸。

「狡嚙慎也。」

她聽見男人低低的聲音再次迴蕩在腦海。



TBC.

评论 ( 3 )
热度 ( 47 )
  1. 树雨Psycho-Wonderland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