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cho-Wonderland=腦洞奇境

頭像by:Rifsom
背景by:Dhiea
↑我的兩位天使❤【不要再癡漢了喂

【ただの廃人です。】

凍庫肉的囤文倉庫。

熱愛一人樂的無聊人士;潔癖重;墻頭多;不混圈,也沒興趣。

不開放任何授權,無斷轉載拒否。

回復可能稍慢,感謝來訪。٩(ˊᗜˋ*)و

提示:最近【十分雷宜朱】←重點標註,請不要自討沒趣留言您的喜好給我添堵,不然發作起來大家都難看。

[PP|上司獵犬]隔壁的誘怪犯

順便把凌晨想的幼馴染paro給發上來了www



※ 狡噛慎也×常守朱,BG

※ AU,現代paro,幼馴染關係,沒有西比拉,世界和平,兩個人都是努力生活的普通人。

※ 狗血,OOC,作者就是寫多了劇情向想單純談戀愛了。

※ 大概就是幾章完結的糖水片,不定時更新。

※ 以上都能接受請繼續閱讀,祝食用愉快。

 

 

————————————————————————————

 

 

這世上用糖果拐帶小孩是一件很稀疏平常的事,好吃的東西總是能誘人,尤其是自制力和對這個世界所知甚少的孩子,一支棒棒糖就能讓他們眼睛無法移開。這種老套的方式擺在現代也能讓人販子屢試不爽。
可惜這一招對常守朱沒用。
狡嚙慎也對付孩子也算是有一套,然而在他15歲時見到那個粉嫩的小糰子的時候就知道這貨註定讓自己一輩子吃癟。


「妳和我有仇啊?」
狡嚙用手蓋著臉,無奈地看了一眼漆黑一片的房間。他身邊的棕髮女孩子一臉抱歉一直在對他道歉,但顯然道歉有用的話他也不會這副表情。
「我不是故意的……」常守滿臉歉疚,誰知道他家電線這麼脆弱,不過就是開了空調去吸塵,電閘就自己斷了。
「唉……我都和我媽說了別讓妳搞這些……」罵常守也無濟於事,狡嚙一邊翻找工具箱,一邊煩躁地自褲子口袋裡扒出了菸盒。
工作一天累得不行,正好他母親回鄉下老家省親,他想著終於能清靜幾天了,和同事喝完酒回來想洗個澡就睡覺,結果回家就看到站在家門口繞著圈兒走的短毛小丫頭,打開門發現還得修電閘。

他這是倒楣呢?還是倒楣?
「喂!」
正感歎著,常守突然把他叼在嘴裡的菸給抽走了,小個子的女生人小脾氣可不小地吹鬍子瞪眼地衝他撅著嘴,「都說了抽煙對身體不好了啦。」
「是啊,可是有人給我惹事,害我煩得衹想抽煙。」
「……。」常守自覺心虛,但就戒煙問題卻毫不鬆口,「不行!抽煙不行!你想想對你自己和阿姨的身體也不好啊?真的覺得忍不住,你就吃這個!」
狡嚙幾乎想當著她的面噴出一口,這小丫頭居然拿著根棒棒糖拆了包裝遞給他,還是草莓味……開玩笑嗎?
他盯著那根棒棒糖笑了笑,「怎麼?妳想誘拐我?」
他15歲那年和她初識,就是因為一根棒棒糖被當做誘拐犯,但問題是他當时是幫她脫離了誘拐犯。
「啊?!」常守沒懂他的意思,之後才似乎也想起了這個糗事,臉突然漲得通紅,「……我……我衹是想用這個代替香菸!!」
「我衹是合理提出疑問而已嘛。」
「這麼久了你怎麼還記得這事啊?」
「印象太深,實在沒法忘記嘛。」他趁著換鉛絲的空檔對女孩子笑笑,一臉毫無反省。
「哼……不吃拉倒。」小時候的事情被人拿出來爆料,常守也不爽了起來,賭氣一樣把棒棒糖往自己嘴裡送。
「哎哎?誰說不吃了?」
狡嚙搶在她前頭把糖給咬了,叼著棒棒糖繼續扭鉛絲。
「……切,誰刚才説這是誘拐。」
「那也要妳拐得到。」看著女孩子臉上還紅撲撲地嘟著嘴,男人意味深長地揚起嘴角。

我沒能讓妳接下那顆糖,自然也別期待我會老實對妳說「好」,是不是?

 

15歲那一年,狡噛慎也因為一場風波認識了常守朱,那一年常守朱7歲。

自誘怪犯手裡逃脫的常守沒有哭,卻在狡嚙遞給她同窗的宜野座伸元讓他給她吃的一顆糖的時候哭得像是世界末日一樣。

別提路過的巡警,就連宜野座都有種他怎麼了她的錯覺,然後兩個男生自然就被他們請到警察局聊了一下午是不是拐帶了那個坐著擦眼淚的小女孩。最後常守家奶奶來了,他們剛盤問出其實是個誤會。老婦人頻頻鞠躬,倒是讓兩個大男生不好意思了起來。

事情就是這麼巧,狡嚙恰好在這一周和母親搬來了這個小鎮上,和鄰居打招呼的時候,隔壁院子裡出現的正好就是幾天前見到的老婦人,和抱著祖母的腿怯生生的短髮小女孩。在葵奶奶和自己母親的寒暄聲裡,15歲的狡嚙向天翻了個白眼,覺得老天爺簡直和他開了個大玩笑。

而這鄰居一當,就到了現在:

如今常守朱15歲,狡嚙慎也23歲。



TBC.

评论 ( 5 )
热度 ( 54 )